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陆散】也许只是迟到了?【灵魂伴侣au,清水,一发完】

*灵魂伴侣AU。具体设定是身体上出现对方的姓名。
*私设有,参考了一下现实,但是来不及考究,大概时间轴略混乱。
*暑假懒散到不想码字,大概已经是条死鱼了(눈_눈)

梗概: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灵魂伴侣,那个人的名字会出现在某个部位的皮肤上,如同烙印般伴随一生。起初印记会准确地在每个人成年时浮现,但随着时代更迭,它出现的时间逐渐变得不再相同。有的人一出生便伴随着那个最重要的名字,也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没能知道自己的灵魂伴侣,在困惑和遗憾中离去。也因为这样,现代人逐渐不再将灵魂伴侣视为爱情的基础,甚至不少人根本不认同自己的爱情早已注定。但那些成功找到自己灵魂伴侣的人总会说——那是自己所缺失的一片灵魂……那远不止是爱情。

以下正文
————————————————

1
陆之遥的灵魂印记出现得很早。那年他十六岁,加上心智早熟,几乎算得上是半个大人。因此那行汉字在某天出现在他身上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惊讶或者孩子气的狂喜,他只是装作很淡然地看着皮肤上那排微微的突起,不合时宜地在心里吐槽——
好丑的字,怕不是个没小学毕业的小孩子吧?
那两个字就篆刻在他胸口,离心脏仅仅隔着单薄的皮肤,由于带着孩子特有的稚嫩笔触而显得不太好看。他对着镜子看了很久,竭力不让自己透漏出幼稚的兴奋,最终还是难以抑制地狠狠按压着那块皮肤,指腹发狠般死死记住那些笔触。
“……肖尧。”
他辨认着镜子里方向相反的字迹,低低地念出声。不知是不是离心脏太近所带来的错觉,那两个字似乎在指尖微微地发着烫。
>>>
随着时间推移,那两个字也逐渐发生着变化,慢慢褪去了学生的青涩笔触,多了些流畅但内敛锋芒。到了陆之遥大学毕业的时候,那两个字已经差不多定型成了潇洒有力的字体,从笔锋间透漏着独属于少年人的神采飞扬。
大学毕业那天他闲着没事,撩着T恤发了很久的呆,突然后知后觉地开始琢磨——
这到底,算不算个妹子的名字?!
还有几个小时即将结束学生生涯的陆之遥,在获得了自己灵魂印记的七年后,终于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
>>>
陆之遥坐在办公室里唯一的椅子上,眼神飘忽迷离地盯着面前桌子上自己的饭缸发呆。
距离开饭还有一个小时。一如既往,无事可做。
他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每天像个等着养老的老头一样混吃等死,做着无意义的工作消磨时间。再喜欢的动漫、游戏对于现实来说似乎都像是个笑话,真正能做的,也就是在数完了机床之后摊在椅子上,继续数饭缸上细小的锈斑。
他怀疑自己会就样在无趣枯燥的日子里耗费一辈子,最终成为一个无趣枯燥的,他最不愿成为的人。
——搞什么,他才刚刚二十岁吧?甚至都没来得及遇见自己的灵魂伴侣,就要把日子过得如同干瘪的老头子?
那两个字似乎又在胸口隐隐灼烧起来,贴着兴奋得剧烈跳动的心脏一起,一下下沉重地撞击着胸膛。
——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至少可以看看更多的东西,见见更多的人,或许还能遇到你。
陆之遥一巴掌把饭缸推开,金属摩擦着桌面发出刺耳的响声。他压根没管那么多,干脆利落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妈,我要辞了工作。”
他的一只手还没来得及从烙印的地方撤下来,紧紧按着胸口,像是某种一定会实现的约定。
在那之后,他称呼自己为——陆夫人。

2
肖尧的灵魂印记至今还未出现。他已经二十一岁了,全身上下的皮肤除了小时候磕出来的伤疤外依旧平滑无痕。
成年那天他曾在浴室把自己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遍,连脚底板都看过了,最后还是不得不失望地承认,那位至今不知道名字的女士甚至先生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藏着呢。
他倒不是特别在意所谓的灵魂伴侣。毕竟现在这个连死者的灵魂伴侣都会被发现是杀人凶手的时代,那些感情和缘分听起来简直像是个笑话。
但是这种似乎被命运遗忘的情况还是让他有些不甘心。之前也不是没有试着谈过对象,但是看着女孩子无意识地向他炫耀自己身上笔迹各异的字体时他总觉得不舒服。就像是那个还未出现的名字在提醒自己,那不是合适的那个人。
再等等呗。
肖尧这样想着,随手在网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决定尝试将自己打游戏的视频上传到网上。
于是他多了一个名字——逍遥散人。
>>>
这是散人认识陆夫人的第三年,他已经不太在乎自己的灵魂伴侣叫什么名字了。
那行仍未出现的文字已经像是个没什么意义的梦,同时有太多的现实案例不停提醒着年轻人,这种所谓命中注定的缘分比起自由恋爱还真不一定靠谱到哪里去。
这个太过轻浮的时代连完整的灵魂都能打碎,何况两片拼在一起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对于找对象这种事情到也没什么兴趣。
散人曾好奇地问过陆夫人,关于对方的灵魂伴侣,或者说那个印记。但是每次对方总是随意地笑笑,然后说:“保密~”多次在目睹了一个奔三的东北大汉卖萌的场景后,散人放弃了一探究竟的想法。他试着猜想陆夫人也许有什么不好直说的秘密,才不愿让他知道——比如他的灵魂是个大家都认识的,男人,类似大P什么的……这也太尴尬了点。

3
在和散人滚上床前,陆夫人从没让他看见自己胸口那个名字。在成为朋友后和刚刚开始确立关系的一年里,他总是近乎小心地掩饰着自己的灵魂印记,刻意不让自己的恋人知道,他就是那个对的人。
他知道散人的身上没有出现印记。要么是时候还未到,要么更惨,散人的灵魂伴侣不是他,陆夫人是个可怜巴巴的单箭头——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出现在灵魂伴侣们身上过。
就算没这么复杂,他也不太想让散人在自己的胸口看见他的名字。陆夫人一向没把找对象当回事,但他同时又把感情看得很重。朋友、兄弟……这都是足以放在心上的至交,更别说是恋人。他的爱情、他的选择可不是几个随随便便的汉字所能决定的。
告白的时候散人比他还要紧张,再三确认他不在乎灵魂伴侣后才犹豫着回应了那个亲吻,直到嘴唇都被吮吸噬咬得红肿起来,还在晕晕乎乎地替陆夫人操心后果。
陆夫人觉得自己完全能猜到散人看见自己灵魂印记时的反应。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傻蛋那颗脑袋估计早就把任何可能猜了一个遍,偏偏恐怕就是没想过自己。
跨坐在陆夫人腰上、掀开他T恤的时候,陆夫人分明看见散人眼里的难以置信。傻蛋呆愣愣地对着自己熟悉的签名足足发了四五秒的呆,最后一巴掌拍在了陆夫人的胸口上,直把那片皮肤抽得火辣辣地发着烫。
“夫人你……撒比嘛你!”他有些懊恼和有些埋怨地瞪着眼睛,修长的手指按在陆夫人的胸口细细摩挲,“你……吓死我了你。”

4
自从知道陆夫人的灵魂伴侣是自己后,散人反而开始更加操心自己身上那不知道究竟要藏到何时的印记。
他真的想不到如果自己的灵魂伴侣不是陆夫人该怎么办,更不愿去考虑那种情况下陆夫人的心情。
——陆夫人……这个爱操心的家伙一定会为他考虑,就算床都上过了,家长都见过了,他还是能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祝他幸福。
他可不愿意看到那样的陆夫人。自以为掩饰得很好,恐怕眼底的难过藏也藏不住。
散人甚至连最极端的措施都考虑过——
如果不是陆夫人,他宁愿用刀片划花也不要让他看到。就算他们本来就有可能吵架、分手,他也不想让这种虚无缥缈的逻辑成为让陆夫人自我责罚的荒谬理由。
>>>
散人的灵魂印记最终出现在他二十四岁那年。他刚刚起床,正迷迷糊糊地站在浴室里准备洗澡,却突然感到腰侧一阵没来由的灼热。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紧张地用指腹隔着衣料摩挲那块皮肤,觉得自己心里的满足和欣喜几乎快要满溢出来——
那是陆夫人的名字。他没有看,但他就是知道。
最后他撩起睡衣下摆,紧紧地盯着那行汉字。
那是他在漫展上和各种活动上见过无数次的陆夫人的签名,笔迹的停顿和弧度都一丝不差,最后甚至还带着那个有些落伍的、明显恶意卖萌的“:3”。
散人抚摸着那个表情符号笑出了声。说实在的,他可真没想到自己的腰上从今往后都要带着这个十年前流行的古旧表情符号。但这样执拗又不愿展现出来的灵魂伴侣,不正是他的陆夫人吗?

5
他们有几个月没见了,隔着老远印记就开始微微发烫,那种感觉有些像陆夫人温柔地舔吻他的皮肤,但更加细腻深入,仿佛链接着灵魂。又像是某种看不见的红线,用对方的名字将彼此悄悄连在一起。
散人推开场馆沉重的玻璃门走出去,被夏天炙热的空气直接扑了个满怀。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把门在身后带上,就看着陆夫人朝着他笔直走过来,眼底带着一贯的关切笑意。
“没吃饭呢吧?”他的灵魂伴侣,他的爱人,这样问他。语气像是他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很多很多年。
这是散人身上出现灵魂印记的第三年,是他认识陆夫人的第五年,也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四年。
一切安好。

END
————————————————
难得码一篇清水。被这两个人bw上老夫老妻【x】的相处方式戳心了,又想写灵魂伴侣au,就小小尝试了一下。有段时间没写实况rps了,希望没有崩。
选择了“名字”这样的设定。“色彩”或者“话语”可能有空会尝试一下其他的cp。
求个留言w

评论(17)
热度(96)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