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道魔&陆散】花吐症

之前看到过一篇12m和一篇P芬的花吐症,觉得挺棒于是就自己开了个道魔的脑洞,然而写着写着就转到陆散那边去了…我果然是亲粉OTZ

试了一下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文风…果然还是怪怪的…


以下正文

☞☞☞☞☞☞☞☞☞☞☞☞☞☞☞☞☞☞☞☞☞

陆夫人听见道长在电话里对自己说,他马上要死掉了。

花吐症。

夫人不是没听过这个词。首页上那么多大开的脑洞天天给他看,这个词好歹也是知道的,只是死活也想不明白。

在他的印象里,魔王和道长两位应该是这个小团体里关系最好的。两人平日就爱热闹,开点颇能吸粉的玩笑也是信手拈来。就算是他们这些围观党眼拙,看不出这两人有假戏真做的趋势,他也绝不敢信那个苦苦暗恋甚至于熬尽心血的会是道长。

毕竟,他是道长。

毕竟,对象是魔王。

我哪敢啊。夫人听见道长的声音不时夹着一两声咳嗽,穿过小半个中国的电波不仅不清晰,还带着几分的不真实,你别看魔王天天没心没肺的样子,他一根筋着呢。只要他觉得自己是个直男,你就算给人家套根PVC管子也掰不弯…

夫人沉默着,有什么话堵在心口怎么也说不出来。他想对着电话那头吼一句你是人兽啊你磨叽什么啊管他直的弯的上去说啊…

可就是这么一句死活也说不出来。毕竟,他连自己的事情都决定不下来。

道长又在那边叨叨了。太太我跟你说啊,我就是跟你说一声,好歹有个人知道,免得哪天我突然便当了微博上那些连个交代的人都没有…

咔。

卧槽太太你真的不给面子。

道长看着手里显示“通话已结束”的手机屏幕,转身朝着电脑走,丝毫没在意地面上铺满一层的桔梗花。

真是的人都快死了居然还挂我电话…一句话没说完他突然捂上嘴开始咳,这次来势汹汹,几乎要他把肺咳出来才略有收敛。几片花瓣从指间漏出来,和地上鲜艳的颜色一起被他的足底狠狠碾碎。

如果能把无谓的感情一起踩碎就好了…这种本不该出现的心意,怕是从开始就只能留下绝望和悲哀。

道长仍然是那副什么也不在乎的模样朝电脑的方向晃,离桌子几步的地方却突然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咳咳…

这次从指缝间涌出的是红色的液体,夹杂着几片花瓣,把地面上的色彩疯狂地沾染成一片。

没时间了啊…太太你的flag特别灵,真的…

虽说脑海里最后是这样不着调的念头,眼前满溢的却是一片红色,像极了那个人的发丝,紧紧地缠绕住了他,连呼吸的空间也不留下一丝一毫。

但恐怕也只是血液的颜色罢了。


陆夫人站在天台上把手中的花瓣一次性地抛撒出去。

摩天大楼上空一片纷纷扬扬的颜色。

陆夫人默默地看着这片被染过的天空,突然想起自己微博上最新一条的私信。

「太太啊,想干什么就抓紧吧」

手机界面切换到通讯录,陆夫人用像是怕自己反悔般的速度按下了[散人]。

“喂,夫人?”

“啊,傻蛋啊…唔咳咳…”

有什么东西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夫人?沈阳这几天不大晴天的吗怎么突然开始咳嗽了?上次见面才几天啊怎么就感冒了?”

“没。”陆夫人看着掉落在自己掌心中一朵妖艳的紫色三色堇,随意地抛了出去,“就是…想约你出来,说个事儿。”


远方一阵风吹来,那朵三色堇和之前的桔梗花交融成一片,四散飞舞。


「你若问我花期短暂,何以留恋。我会回答,纵然必将凋零,当其开放之时,芳菲万丈,令人如何逃离。」

☞☞☞☞☞☞☞☞☞☞☞☞☞☞☞☞☞☞☞☞

既然是花吐症,那么老规矩:

桔梗:永恒的爱,无望的爱。

紫色三色堇:沉默不语,无条件的爱。


评论(19)
热度(82)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