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型摸鱼选手。
 

[加茉]琴(全架空,短)

原本是想着加茉写的架空,但是写完后发现已经完全是原创了…然而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嗯。

上次天窗了居然连一个催更的都没有😂

☆☆☆☆☆☆☆☆☆☆☆☆☆☆☆☆☆☆

他是王朝的第一乐师,每次指尖在琴弦上毫不起眼的颤动都会组合成华美的乐章。他的那把琴从不离身,日夜擦拭。每到月末允许他出宫时,他才会放下琴,包进布中,拿去郊外一间不起眼的茅屋中调试。

茅屋主人是这架琴的制作者。这架琴,连同他都是琴师的杰作。琴师上好最后一根琴弦的那天对着他笑:“茉莉,拿好这架琴,它会代替我在你身边。带着它,连同我的荣耀,走上那个巅峰。”他做到了,带着琴师的琴,被后人千古传颂。而琴师也因此被冠以“金手指加藤”的美称,除了他的专属琴师外,连带着成为了王朝的乐器大师。

只是琴师不愿像他一样待在宫中,被纸醉金迷蒙了眼。

“茉莉,再好的琴,用再上等的桐油擦拭,也有弦断琴损的一天。我只怕损伤太大,有一天连我都修不好你的琴。”

“茉莉,留下吧,留在这里陪我。我可以为你做出更好的琴。”

他不信,他觉得琴师只是胸无大志。于是整整七年,除了月末他从不去见琴师,也从不多说一句话。而且,整整七年,未曾换琴。

直到有一天他被诬与宰相结党谋反,他才察觉自己的琴早已千疮百孔,破旧不堪。若不是琴师月月勉力保养,怕是早已不成音调。

那把琴在他被押上刑场时从中断为两截。

他木然地看着自己的脖子被套上绞索,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毕竟无论究竟何种心境,此时已是注定归于虚无。


同日,琴师一把火烧尽了自己的茅屋,平生第一次走上金碧辉煌的大殿。素襟墨发,只着一件单衣,说要献上世间最好的琴。

嗜乐如命的皇帝从龙床上匆匆爬起,原本由于处死第一乐师而产生的些许遗憾被打消得一干二净。眼中贪婪的神色几乎难以自持。

琴师站在皇帝的身前弹完一首无名的曲子。

“…朕,未见此琴有何奇妙之处。”

“琴之奇,乐之美,皆在人心。没有好的乐师抚琴,再妙的琴,也只是截木头罢了。”

“…”

“哦忘了,除了木头,怕是还有几根琴弦。”

琴师随手拨弄了两下,未等音成,手中便多出了一根极细的弦,轻易地划断了当今圣上脆弱的脖颈。

琴师被乱剑刺死于朝堂之上,龙椅之前。

血流至台下之时,琴师的眼仍隔着层层墙壁车马望向刑场的方向,嘴里喃喃的不知是什么未能出口的话语,还是首不成音调的歌谣。


end


评论(7)
热度(25)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