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型摸鱼选手。FOB/神奇陆夫人/EzraMiller。喜新不厌旧。

微博@八尾甲鱼。欢迎找我玩♡
 

【多CP】如果你是吸血鬼

明明已经很久没有更新居然连催更的都没有啦QAQ

伪文艺架空脑洞,短。

以及把吸血鬼的设定搞成这样…

四个段子,依次是陆散,12M,P芬,道魔。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些都是亲儿子=w=

以下正文

○○○○○○○○○○○○○○○○○○○○○○○○○○



“夫人你看!”散人从帐篷中钻出来,睁着惺忪的睡眼冲着对面山顶上的半轮圆日大呼小叫,一只手不忘扯着身后的人,“我跟你说了日出真的好看,你跟我拖了这么久才答应出来看到底是为了嘛啊。”

“怎么会有傻蛋你好看…”

散人回过头,看见那人唇边的弧度随着那个人一起,在朝阳的红晕下变成了灰烬。




Mike在棺木前已经站了近一个小时,连棺盖上的十字都快被他盯得开出了花。他轻微地晃动了一下,伸出已经冻得发僵的手臂轻推棺盖。夜露太重,入手之处一片湿滑。

棺木里的人依旧静静躺着毫无动静。

Mike又愣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将手指深入那人微启的嘴唇,在一双尖牙上划出了血。

“12,我愿与你成为永恒。”




Pi坐在墓碑上,身后不远处哥特式城堡的尖顶直直地插入穹顶。虽然身着普通衣物表情随意,但那赤红色的瞳孔似乎完全不准备顺他的意变得柔和些,深处依旧布满凌厉刺骨的冰锥。

少年站在他的面前,毫不畏惧地对视回去。

Pi叹了口气:“喂芬达,你真的决定了?”

“嗯,”少年点了点头上前一步,挽起袖子将自己白皙紧实的小臂伸到了Pi面前。

“你真的清楚永生意味着怎样的孤独和寂寞?”

“无所谓。我要变强,强得足以打败你。然后我就再也不用依赖你了。至于所谓的漫长时光…”少年抬头看着天空中明亮的圆月。完整的月轮被城堡的尖顶割成两半。

“——在能够离开你之前,我怎么会孤独呢。”




“嘶——卧槽人兽别使劲,疼。”

“哦哦。”道长应声放轻了力道,但脸仍旧埋在魔王的脖颈里,发出的声音也是闷闷的,带着几分模糊。

明亮的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穿过五彩的雕花玻璃,在两人面前投下斑驳的光影。

“人兽?”魔王再次打破了沉默。

“唔?”

“这次你多吸点吧…我快死了。”

“我知道啊魔王宝贝~”道长终于从魔王的脖颈上抬起头,颇有些留恋地舔了舔嘴唇,表情是标志性的没正经,所以说,你还是不打算留下来陪我啊?”

陪我在这被暂停的时间长河中。

魔王翻了个白眼,保持着坐在道长怀里的姿势转过头,脸色虽略显苍白,但神色如同道长一样悠哉随意:“留下来干嘛,天天笑给你听好让你吐槽我啊。”

“没啊卧槽!”

魔王活动了一下坐得有些酸麻的小腿,抬眼看着窗外遥远模糊的灯火:“倒是你多久没提过这个傻逼话题了哈哈哈…”他干笑了两声,嗓音生硬干涩,“再等等吧,人世间难以割舍的东西毕竟太多太多啊…”

“好啊好啊那我继续等。”

道长依旧没皮没脸地笑着,手臂环紧了怀里那具逐渐失温的躯体。


「日光渐强之时,一切都将湮没在刺目的光芒之中。」

End

○○○○○○○○○○○○○○○○○○○○○○○

之所以一个比一个长只是写顺手了而已真的不是偏心…

至于④中最后的逻辑,我很好奇你们的理解('・ω・')


评论(9)
热度(46)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