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陆散】字里行间(第七章)

前几章请戳空间

里世界不放心的,可以吃糖啦

高能w

以下正文

————————————————



不知道在黑暗里坐了多久,心烦意乱的同时也几乎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掩上的门被人随意地推开。

“夏优你回来了?干嘛不开灯——哦我忘了,我的妈这什么时候能来修啊,毛线都看不见……”肖尧走进门,随手把外衣扔到桌子上,视线扫过床铺,也没管看没看清,自顾自地开始吐槽。

陆之遥压根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认成夏优,脑子一下子一片空白,愣愣地“哦”了一声,连发出的声音也是迟迟疑疑,不清不楚的。

“又感冒了?”肖尧弯下腰使劲对付着自己系得乱七八糟的鞋带,“诶对了,我回来的时候,又听见两个妹子……说咱俩cp什么的。”

“……”陆之遥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说出来。

“夏优?我去你别郁闷啊,都说了是做个戏,到实习期就不用再管了……”

做戏……做戏?陆之遥木愣愣的脑子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一样有了意识,首先感觉到的就是自己急促的心跳,他艰难而迫切地发声:“做戏……?”

然而并未意识到声音与意料之中有什么不同的肖尧回答得理所当然:“对啊要不是因为夫人,哪用这么麻烦……”他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后知后觉地对着黑暗中的床铺叫了出来,“我去你不是夏优!”

“反应也太慢了,散人。”陆之遥从床边站起来,走到正好能被门边透进来的光线照射到的地方,微笑着看着他,“所以说,你和夏优玩什么呢?我又怎么了?”

肖尧的脸瞬间涨红了一片,同时意识到,陆之遥把刚刚全部的话都听了过去。他紧张地试图转移话题:“夫、夫人你怎么这样啊这可是我们宿舍……”

“这不是你不在,我就等你呢嘛。在我们几乎都说开了之后开始闪躲的是你,我只能自己想点办法了。不过别转移话题啊,你说清楚,‘做戏’是怎么回事。”陆之遥一副抓到把柄的表情,退了一步重新坐回床边,声音听起来很是得意。

“就是我……我的妈,就是我不想再听那些人说咱俩怎么怎么cp感,行吗!”

“散人啊……”陆之遥悠闲地伸长了身子和手臂,拉着肖尧的手把他也拽到床边,“我没看过偶像剧,不过也知道,这如果放在一对儿身上,叫做……欲盖弥彰。”

“啥、什么鬼……我天呐夫人你想多了绝对不是——”肖尧整个慌了神,黑暗里看不见表情,但是仅凭声音就听得出来,多半是炸了毛。

“那好咱换个问题,今天你可跑不掉……告诉我散人,你为什么躲着我,那晚你没有抗拒我,你……你喜欢我,对不对?”陆之遥咬咬牙,说出了心中挂念许久的问题。

“……我需要时间……想清楚这个错误。”

“……错误?” 陆之遥心中突然生气一股怒火,烦躁地对上了对方的眼睛,却发现那双眸子似乎正在黑暗中微微地发着亮。

“我们中间隔着太多东西了,我更没有那么多自信能跨越一切……夫人你也给不了我这样的信心……” 肖尧向前走了两步,放弃地坐在陆之遥身边。

陆之遥听出了肖尧语气中,藏在不安和犹豫下的认可。他捏了捏掌心,把手掌放在身边细瘦的大腿上,开始抓住难得的机会默默地探索着对方的身体:“怎样的信心!你知道不,我现在有点生气。”

肖尧颤抖了一下,没有拒绝陆之遥的触摸:“……不夫人,我是说真的。我是男的对吧,所以我并不需要保护,但是想想和你在一起,我又会觉得很不安……那,当你发现自己有点……喜欢我的时候,会这样吗?”无暇去顾及陆之遥此时近乎于跑题的肆意动作,肖尧认真地剖析着自己的想法,像是一定要和对方讨论出个答案。

“别问我这么蠢的问题好不,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无可挽回……如果只是有点喜欢,我一定不会任其发展的!”

“诶什么鬼!你傻蛋!” 肖尧的声音陡然高了起来,“我怎么听着这么看不起我啊!”

“停停停,别闹,我可没这么说啊,你可别随便甩锅!”

似乎真的被肖尧的想法气到了,陆之遥停下了所有动作,俩人居然又像以前一样专心地开始撕逼,肖尧靠在枕头上撑着身体,脸色因为激动……或许也是因为半开的衣衫,微微发热。

这个与以前的每次形似而内容早是大大变质的争吵随着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停了下来,两个人互看了一眼,极有默契地同时闭上了嘴巴。

肖尧挪过去抓起桌子上闪烁的手机:“夏优……?”

夏优……又是夏优!就算是演戏……陆之遥认命地吁着气,靠回了床头,瞟了眼肖尧被手机屏幕照亮的敞开领口。

“我到寝室了啊。啥,楼下大爷又偷喝多了?这……所以说提前锁门你又要在外面找地方待一晚上?哦一路走好,还好我提前回来了。嗯放心……什么鬼我又不怕黑!”肖尧怨念地挂断电话,冲着陆之遥的方向翻了个白眼:“楼下大爷又偷喝酒了,门给提前锁了。今晚夏优不回来,然后夫人你……”肖尧坐回床上,有点幸灾乐祸,“你恐怕是回不去了。”

“……那正好,天亮前我就不准备回去了。”

“喂!我有预感啊,明天天亮的会很早。”

“预感?这种东西我也有,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明天早上,当我醒来时,我会比现在更爱肖尧……相信吗?”

肖尧没有回答。

他握住了陆之遥正在解他第三颗纽扣的手,片刻之后,放松了力道,缓缓搭在了对方的腰间。

                          发布人:lou

                         发布时间:01:03


「我承认这篇拖了太长时间,但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作者,只是最近真的有点忙。」陆夫人无奈地回复着网站上的留言。的确,他停下写文章有好一阵了,可这也是没办法。想来,当初会开始写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因为对某人的满腔怨气,但现在,那个曾经只想逃开的人终于开了窍,粘的比牛皮糖还紧几分,所以……完全没必要再用这种手段发泄了。

不过人总得负责啊。陆夫人敲打着键盘,抬头看了看表:“散人也快到了吧。”

难得人家隔着省份大老远跑过来看自己,可不能浪过了头啊。

他关上电脑,开始整理房间。

陆夫人是个比较整洁的人,那一点点的懒筋更是算不上什么直男癌。他的房间也一样,没什么多余的东西,床、书柜、电脑……除此之外就是几乎摆满一面墙的柜子里,各式各样的游戏光盘、手柄、手办或者是游戏杂志。

他站在柜子前仔细打量起了自己的收藏,表情逐渐从自信满满变成了无奈:“虽说这么多……还真不一定有他喜欢的。”他有点懊恼的看着随手拿出来的可以划入古董范畴的游戏,再一次感叹起了心机散奇怪的游戏品位。

母亲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问他散人会不会不喜欢猪肉炖粉条。他知道母亲又开始做拿手的饭菜,毕竟,这似乎是第一次,他说有非常要好的网上朋友要来家里玩。

陆夫人绝不是一个孤僻的人,但他并不习惯把三次元的自己完全对别人敞开。他一直以为,如果没有足够的了解和相互信任,那么还是让那个“神奇陆夫人”留在他们心中好了。

至于散人,他到现在也不了解那个人为什么会如此突兀地占据他的思想,也许一开始他只是对他开朗乐观的性格甚至当初巨大的名头感兴趣。甚至,说实话,最早的时候他真的怀着一点功利心去接触的散人。

但忘记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目光开始了追逐。他逐渐沉迷于散人的一举一动,欣赏他的活力,也了解他那颇为乖巧的外表掩护下恣意发育的反叛。对陆夫人来说,散人那种直接而固执的处世哲学总能让他思考很多,回想起那些失去的,或是从一开始就不该拥有的东西。

“之遥?”还没回过神来,听到门口母亲的高喊:“快下来,你朋友来了!”

急忙起身,冲下楼去,看见门口清爽短发的男孩正对着母亲礼貌而不失亲切地打着招呼。看见他下来,给了他一个明朗的笑。

“呦,夫人。”

陆夫人发觉自己从来没有像这样由于见到了一个人而感到发自内心的喜悦。他静静地凝视着对方,直到散人以为自己哪里穿的不得体或是闹了什么笑话开始左顾右盼了起来。

眼角的余光看见母亲走进了厨房,陆夫人走上前紧紧拥住了散人。他抱的很紧,感到了另一个人惊慌的挣扎。

“散人,我很想你。”非常轻的声音,刚好传进贴着他唇的散人的左耳。

散人的脸红了,陆夫人没有看到,只是通过他面颊的温度感觉出来。

“嗯……我也是。”

这是第一次,想要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也是第一次,为了一个人的坦率而感动。

窗外纷扬着白色的雪花,将他们的眼眸中映上了幸福的倒影。那仿佛是他们人生中的第一场雪,就这样,在相交的十指间,细细碎碎,慢慢地下着。

TBC

————————————————

下一章完结!

下下周番外!

番外的话,肉哦,正炖着呢

下周末继续更新

求支持求留言w


评论(12)
热度(35)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