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陆散】字里行间(第八章)(完结)

手机没修好但是好歹文件弄出来啦w
所以说,这里是期待很久的完结咯!
前几章请戳空间
以下正文
————————————————

无须知道为什么会一往情深,因为所有感情总是没有理由可以解释的混乱。所以只要存在,就够了。
“嗯哼,再次企图留宿失败?” 皮战跟陆之遥一起靠在图书馆的书架旁边,手指随意地摆弄着上衣的下摆。
他并不常来这种地方,比起来图书馆打发时间,他更愿意去隔壁大学晃一圈。不过陆之遥还是要陪的,毕竟,兄弟如手足嘛。
陆之遥没理会对方嘲弄的话语,他正在烦恼肖尧——仅仅其他人有点察觉了他们的关系,就开始有些推拒约会。就像昨晚,只给了一个心不在焉的吻,应付差事似的就跑回了宿舍楼。虽说挺扫兴的,但他也不想怪肖尧,毕竟他早就知道对方的性格。
不过距离确定彼此心意已经有不短时间了,他可不想这段辛苦等来的机会还没等真正的暴风雨到来就先毁在那些无足轻重的人手里。
“散人……太怂了。”
“嗯,同感。”
两人对视半晌,陆之遥还是叹了口气瘫靠在书架上。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人根本的性格,他总不能强求对方为了自己而做出改变。而且,他喜欢的,不正是这样的肖尧吗?
“算了,这个议题先搁着吧,追到手就花了这么久,我看你一时半会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了。” 皮战悠闲地望望天花板,“这次别再纠结了啊,平常心。”
陆之遥没再答腔,他看到肖尧已经收拾好书本,朝这边走过来。
抽出眼前的书,正好对上书架那边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淡然地扫过他身后的皮战:“嗨,大P,难得见你来图书馆?”
皮战伸手指了指陆之遥:“还不是来陪他的?不过既然你过来,那我也没什么事了……”
陆之遥无语地看着皮战留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毫无愧疚之心地扔下他大步溜掉。
回头看时,只看见肖尧挑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肖尧是不是和谁学坏了,那表情看起来性感又邪恶,还很眼熟……
“石迩又跑去理科楼了?”
“嗯,结果麦爷好像有点气,扔给他一堆任务然后自己走了……把石迩留在我们教室,据说他很怨念地对着我们班每个脱团狗笑了一整天……”
“……”
肖尧忍不住笑了出来:“今晚?”
“老地方。”
陆之遥的手穿过书架中的缝隙,如愿地触到了肖尧带着相同温度的指尖。
微微错开,十指相扣。
这可以说是他们第一次在公共场所的亲密接触,尽管有书本的遮挡,尽管没有人注意那里发生了什么,尽管彼此的眼神在瞬间纠缠后就慌乱地移开,陆之遥却觉得心满意足。
哪怕这是一碰就碎的梦,也绝不是欺骗与麻醉。
那天晚上肖尧迟到了很久,而且看上去似乎在忍着笑意。没有任何解释,一把拉住陆之遥问他石迩是不是在搞什么奇怪的play。
“呃……又怎么了吗?” 陆之遥颇感兴趣地笑着。
“麦爷在教室门口,收到了……呃,大概十几束玫瑰,那个香的,我从来没觉得玫瑰这么冲。”肖尧一边回想一边说着,陆之遥几乎可以从他的表情还原那个惨烈程度。
“那按你说的,石迩应该是想道歉?”
“应该是吧……不过也是够蠢的。嗯,后来石迩自己来了,本来麦爷好像是想说他,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被强吻了。”
“噗。”陆之遥忍不住笑了出来,很自然地抓住肖尧的手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肖尧捏紧了陆之遥的手,转身面对面地看着他:“听围观的人说,看起来石迩似乎还把舌头伸了进去,麦爷好像脚都软了。”
“……像这样?”
“……还差点。”
肖尧猛然把陆之遥按到墙上,扣住他的双肩热情地吻着他,直到对方鼻息中发出无意义的呻吟,无法支撑自己的重量而挂在他的身上。
“夫人,我知道你喜欢我的吻……”一只手从腋下穿过拥住他,另一只灵巧地解着胸前的纽扣。
“别,散人……不要……”
“可你这里不是这么说的哦。”抬起膝盖,在对方的两腿间有节奏地轻轻摩擦。
“唔……散人……”
原本悠然的碧色眼睛里泛起水气,艰难地挪动手臂揽住肖尧的肩膀,缓缓曲起腿,似乎在急切地渴望着什么。肖尧的手向下探去…………………………

————————————————
陆夫人擦着头发上的水滴从浴室出来,看到散人正坐在他的电脑前专心打着什么。
“傻蛋?干啥呢?”
“……帮你更新。”
“哦……啥!”陆夫人愣了一下,两步冲了过去,对方果然是开着那篇文档埋头十指齐飞。
“散、散人!……那个对不起啊,你知道我写这些就是想……只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然后就脑补起来,想着能够、能够、至少是在文章里,哪怕只是虚构出的世界,能够让自己不后悔,我……卧槽散人!你这打的是啥?!陆之遥怎么会这个样子!”
“啊?不会吗……我觉得会啊,你看你,写了这么多,一点养眼的镜头都没有,怎么会有人喜欢看,我就给你帮个忙。”
“你写的这都是啥,太烂了好吗!”陆夫人不客气地从后面抱住散人的身体,顺便限制了他双手的自由:“和前面根本衔接不上,OK?”
“那你本来想怎么写?还是说你比较想写别人家的亲热戏?”散人笑着仰头靠着椅背,索要了一个轻柔的吻。他真是想不到,那篇让他烦心了这么久的文章竟然是陆夫人 的杰作,害他不爽了半天,然后鼓足勇气去约他,原来都是早有预谋!呃,似乎也不对,毕竟夫人又不会想到他会看……
“话说回来,散人,如果你一定要想些什么R18的事情,真的不必借用文字……”陆夫人环着散人的肩膀微微低头,还未干的发丝扫着他的颈窝,水珠顺着锁骨流入衣领,炙热的舌头紧跟其后,不声不响地随之滑入。
“哎,等等,夫人,等等……”发现抗议无效,散人挣扎着抓到旁边床上的枕头反手敲上了对方的脑袋。
“卧槽!散儿!”陆夫人突然被打断了蓄谋以久的欲望,满心懊恼地也抓起一个枕头向那已经跳上床一脸得意的家伙砸去,没几下就演变成了相互之间稚气的战争。虽说是两个二十多的成年人,不过作为专业的游戏玩家较真起来也毫不含糊,没多久便在飞扬的枕絮里边喘气边笑着扑倒在彼此身上。
“不行不行……我的妈,夫人你太结实了……”散人皱着眉头小声抱怨,轻轻撞了一下陆夫人的额头。
难得看到这样孩子气的散人 ,陆夫人笑着低头吻住了他。
“别闹……”散人拍开陆夫人不老实的手,“那群人知道了一定会大开嘲讽的。”
“理他们啊!那群傻逼一定巴不得看戏好吗!”
“夫人你太懂了……好污。”
“诶嘿。不过也行,既然你都看开了,那索性就别在这里装内敛了。”陆夫人的手撩起散人的上衣下摆,缓慢深入。
“……喂,轻点啊。”

他们只是两个普通人,因为各种巧合和机缘而再也无法移开胶着在对方身上的视线。
他们没有异能,也并非游戏里面的人物勇敢善战,更不是什么巨乳御姐或者苹果脸的正太。但最最普通却真挚的感情,恰好不需要附加值。

“对了夫人 ,我回去也要写篇东西。”
“嗯哼?”
“我要写……写陆之遥喜欢肖尧喜欢得死心塌地。”
“……不用写也是了。”
“还有,主动跳上肖尧的床。”
“……不用写也会了。”
“那主动在下面呢?”
“……求我啊,臣妾很硬气的。”
“夫人你果然是傻蛋吧。”
end
————————————————
紧接着发番外,完结撒花什么的不要急

评论(14)
热度(42)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