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钢炼/普莱德x爱德华】触手(文,H,触手play)

被拐带进钢炼坑的观后感【x

感谢Kim妹子插图。感谢kim妹子修文。感谢Kim妹子拐带入坑。

布里格斯,地下隧道设定。设定混乱请无视。



食用愉快w

以下正文

————————————————

远处的隧道很深,手中的油灯光线只能照亮身前的一小片区域,根本不可能看清楚前方究竟延伸多远。此刻随着灯油的消耗,仅仅是这小小的光亮似乎也无法再维持多久,开始变得摇曳飘忽。

“没办法啊,只能回去了。看来也搞不清这个东西的用处了。唔,估计回去之后,阿姆斯特朗少将还要发一顿脾气呢,我这样没跟她说就擅自下来什么的……”

爱德华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漆黑一片的隧道深处,开始往回走。为了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能够偷偷调查这个隧道,他可是废了很大劲才引开了看守。谁知道这里真的只是简单的隧道,一路走了这么远也没有遇见任何东西,只是远远地继续延伸下去。饱含了期待和紧张前进了这么远却一无所获,总给人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焦躁感。

“啊,阿尔肯定要担心得不行了……啧,那个女人还不知道要怎么生气呢。”爱德华看着眼前不断重复的泥土墙壁越发觉得垂头丧气,却突然觉得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绊住了脚。整个左脚脚踝都有被紧紧缠住的感觉。

“这……!”他惊异地果断将右手炼成钢刃,微弱的灯光下看清这东西的瞬间,爱德华倒吸了一口冷气。仅仅是模糊灯光下的一个影子,却又引起了那段不愿想起的往事再一次在脑中闪过。

真理之门。                                                                

细长的黑色触手,这从身后漆黑的隧道里延伸出来、牢牢地桎梏着他脚踝的东西,与人体炼成时门里的奇怪生物一模一样。

无名的恐惧在他心头升起——这种长得像是真理之门里面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种隧道里?!

没有样子,没有五官和四肢,只有触手,好像从隧道深处伸出来一般。越来越多的触手不断地靠近着,不断出现着,顶端小小的手状物甚至轻轻地拉扯着他的裤子。

爱德华渐渐感到有冷汗顺着脸颊滑了下来。究竟是……难道,是有人在附近打开了门吗?!不对,那样的话炼成时发出的光他应该能发现才是,还是说是什么别的……思维凝固在这一瞬间,突然产生的莫名感觉使他抬头看向隧道深处——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不远处的黑暗中蠢蠢欲动着什么,在一刹那间对他暴露出本来的面孔。目光所及之处一下子多出了无数巨大而扭曲的眼睛和嘴巴,边缘弯起着诡异的弧度,像是在嗤笑。

随之突然出现的一大堆触手都对着他的方向,没有继续靠近他,但是似乎和那些眼睛一起在注视着他。他不由得紧张起来,阵阵寒气穿过背部一样,连骨子里都在发冷。

“呦,这次是谁呢?”黑暗中所有的眼睛聚焦在位于中心的少年身上,黑影以近乎挑逗的语气轻轻呵出一句话,“唔,国家炼金术师爱德华先生?”

下一个瞬间,在沉默得近乎粘稠的空气中,无数个触手都如同蛇一般轻轻扭动,或直立或紧贴地面,以无法抗拒的气势向他逼来。

“害怕会死在这里?”注意到对方微微战栗的身躯,黑影嗤笑,“你被父亲大人选作人柱所以还不能死,但是,”那黑暗中的声音渐渐阴沉下去,“让你乖乖听话这点还是能办到的。”

“喂,别随随便便瞧不起人啊你!”不了解这黑东西的组成成分,没法用炼金术分解,他只能在有限的活动范围内挥舞着手臂上的钢刃,但是脚腕上紧紧缠绕的触手又妨碍着他的移动。吼出来壮胆的话在对方的猛烈进攻下不堪一击地破碎,这些数量庞大、不同粗细的触手毫不困难地绕过他的防御缠住了身体,右手的机械铠也被紧紧缠住几乎动弹不得。

“听说你不需要炼成阵,双手合十就可以进行炼成,真是不错呢。”看着猎物已经在自己掌控之下,那些眼睛弯曲得越加诡异,“那这样如何呢?”缠在爱德华双臂上的触手猛地以巨大的力道向相反的方向拉扯。伴随着一阵肌肉撕裂般的疼痛,双臂被大大拉开,本来还想着趁对方不注意时用炼金术反抗,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快放开我!你这个……!”

更多触手捆住了他的全身,然后簇拥着抬着他一般往越发显得黑暗的隧道内部拉过去。他努力地挣动四肢试图挣脱,不过,触手的力量却非常大,察觉了他的意图,反而加大了捆住身体和头的力量,压迫着气管和胸口,呼吸也随之有些困难。那些顶端的小手以抚摸般的姿态拂过他裸露在外的颈部皮肤,无生命般死气沉沉的触感让被碰过的地方立刻战栗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触手拥挤着从四面八方靠近他的身体,以各种角度运动着。刚刚失手掉落的油灯还在燃烧,从极近的距离映出漆黑的影子。举目望去除了身边的光源,无论哪个角度都是毫无生气的眼睛和嘴,以无机质的笑容注视着他。一片黑暗中分不清东南西北,但被数只眼睛注视着自己丑态的羞耻感几乎要逼得他尖叫出声——即使这些扭曲的东西似乎并没有带着任何感情。

“来商量一下从哪里开始呢?这钢的右臂怎么样?”说完,邻近的触手化为利刃猛地向爱德华的机械铠斩去,后者感到右臂一阵震颤,在金属相击的脆响的同时看到黑暗中迸出了火星儿。

“质量不错吧?”被触手抬起的少年努力地把头支撑起来,“你那东西的硬度,和我的机械铠没法比的。”

黑暗中的东西沉默了片刻。随即,缠绕在爱德华右臂上的触手再次扭动起来,不断伸展着变得更加纤长。“要做什么?”不明白对方的意图,爱德华愈加紧张起来,大脑中思维飞速旋转着,直到一阵异样的感觉从机械铠内部传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剧烈的刺痛从机械铠与神经相交之处袭来,如同有人用一把锈钝的刀不断砍在骨髓上一般的剧痛从右臂顺延神经涌遍了全身,毫不留情的终止了他所有的思维。空无一人的地下隧道里,痛苦的惨叫声渐渐因脱力而变得嘶哑低沉,最终只留下了疲惫的喘息。

这种来自神经的刺痛就像是装机械铠时链接神经的瞬间……不,比那厉害了不知多少倍。混蛋,是这东西从机械铠的缝隙里伸进去砍在了神经上吗……

四周扭曲的眼睛和嘴巴望着他因疼痛而颤抖的身躯,弯曲出了病态的狞笑。

“接下来,是这扎眼的衣服。”

           ↓

→r18部分点我←

           ↑

END

————————————————

以及,其实kim妹子是个不折不扣的二货。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8)
热度(52)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