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cp乱炖】高中宿舍三十题(11~20)

实况主相关

依旧是糖段子,cp不限,这次又试着写了其他几对。

1~10请戳我空间

在学校苦熬一周,结果回来以后被官方糖雷到不能自理的我……连lof上的粮都无力去翻……


以下正文

————————————————

11.「饭卡里没钱你借我干啥?!玩我呢?!」

“散人。解释一下。”陆夫人重重地把手里的一串金属拍在了桌子上,面无表情地向着对面推了推。

“啊?嘛?”散人暂停了手里的游戏界面,抬头给了陆夫人一个迷茫的眼神,随后居然一副无辜的样子重新低下头,似乎不以为意地准备继续手里的游戏。

陆夫人忍无可忍地抓起那串钥匙上挂着的饭卡,把整串钥匙拎起来乱七八糟地晃个不停:“散儿!问你呢!”

“哎呦你不是问我借饭卡,我给你了。”

陆夫人看着那无辜的表情,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卡里的钱呢?”

“没了啊,我正准备充呢你不是跟我借嘛,就给你了。”

“……饭卡里没钱你借我干啥?!玩我呢?!”

散人盯着那串钥匙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也是啊。”

“……”


12.「你有本事玩手机,你有本事骂街啊!」

『这个珠峰蠢哭了』

『这个珠峰好傻』

『完蛋啦如果珠峰蠢死怎么办』

“骚受你有完没完!”珠峰把手机摔在枕头上,从床上探出半个身子毫不怜惜地敲着下面暮色的头,“有毒吧你已经发了几条微博骂我了?不就是碰洒了你一杯水至于吗!你有本事玩手机刷屏,你有本事去外面走廊骂街啊!”

暮色沉默着低头思考了两秒,站起来向外面走:“骂就骂!怕你啊。”

“卧槽回来回来!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13.「轮流充电」

小绝又在满楼闲着乱晃。走过三楼某宿舍门口时,听见里面传来加藤和茉莉的争吵声。

这两个人又在闹……天天鸡毛蒜皮的事情明撕暗秀也不嫌腻。这样想着,他还是把头凑了过去,把自己一脸八卦的表情贴在了门上。

噢,这次又是手机没了在抢充电宝……

哎卧槽,茉莉居然偷偷拿加藤的充电宝给自己的充电宝充电……哈哈哈简直友尽啊这一招!学到了学到了……

某熊孩子心满意足地从门上爬起来,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笔直朝楼上拐。

昨天夫人好像刚给充电宝充满电,嗯。


14.「忘了锁门」

所有人都知道,四楼某寝室的Mike同学颜值颇高,智商更是不俗,因此成为了不少饥渴的单身女性男性心中的追求对象。

就像所有人都知道,同一寝室的12Dora是个不折不扣的Mike专属痴汉,即使两人确定了关系后也未曾改变过。

某天回到寝室后,12可怜巴巴地对着Mike凑上去:“麦扣……我今天忘锁寝室门啦……”

一向严谨认真的Mike老爷一边懊悔自己错误地将这个重要任务交给了12,一边努力地把注意力放到自己柜子里的掌机、平板和小金库上:“不是吧……丢了什么没?!”

“别的倒没丢,就是我放在柜子里的一条三角内裤不见了……”

Mike有点紧张的表情放松下来,转而变成了嫌弃:“那你跟我说什么。”

“但那条内裤是你的啊……”12无辜地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15.「宿管那个混蛋」

Mike发现隔壁寝室最近弥漫着沉重的低气压。

“夫人,怎么了?”他问坐在椅子旁边垂头丧气的某人。

陆夫人抬头对他苦笑了一下:“宿管那个混蛋……把我放在桌子上的游戏光盘给收了。”

“你手上的游戏盘?那多半都是翻几倍价钱的东西吧?不过你也不能怪人家,自己拜访东西不合规定,是吧。”

陆夫人无奈地摇头:“哪是我放的啊,散人搁的。这都第三个叫他弄没的了,我又没办法说他……”

Mike顿时觉得自己心累得不行,叹着气拍了拍陆夫人的肩:“夫人,这都第三个了你也……天呐承认吧!明明就是你太宠着他了!”


16.「宿舍里的文理之战」

周四,处在一周时间的正中央,也因此作业总是在这一天晚上堆得比较多。某个周四晚上,陆夫人和散人如往常一样,在晚自习下课后趴在寝室里各自的桌子上狂补作业。

陆夫人凭借自己优秀的扯淡能力先一步搞定了手里的政治卷子,瞅着散人继续埋头苦干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巴巴地拖着凳子挪了过去,把下巴搁在桌子上看散人继续和练习册上的受力分析图斗智斗勇。

“去去去,没写完呢。”散人没转目光,腾出一只手象征性地推了把陆夫人的头,注意力仍集中在手里的演草纸上,不过从那焦头烂额的表情和纸上一团团乌漆麻黑,难辨面目的数字来看,一时半会多半是揪不出来头绪。

陆夫人想了想,果断抽走了散人手里的笔:“行了,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歇会儿。”散人露出了像是要抗议什么的表情,不过最终还是未出一言,只是象征性地丢了个白眼,站起身去陆夫人的桌子上找水喝。

“散儿,我突然有点想问你。”陆夫人看着那一大片鬼画符般密密麻麻的数字和符号,只觉得自己的头大了不止一圈,“怎么想的?当初选了理。”

“啊?我还以为你要问我嘛啊……喜欢啊。”散人举起陆夫人的杯子,毫不客气地把晾凉的水咽了个干净,“再说我爸妈从小都跟我说——学好数理化……”

“好好好走天下走天下……”陆夫人揉了揉额角,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下散人家的传统教育,就听见散人坐回来,“还说我,你呢?当初还不是二话不说就挑了文科!可别给我找什么‘学不会’之类的理由……”

“冤枉啊~!臣妾是真的学不会……”

“行了吧你,谁知道你是不是看文科班妹子多。”

陆夫人正色,坐直了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几秒钟后还是忍不住破功笑了出来,带着点宠溺意味地敲了一下散人的额头:“瞎吃什么醋,我明明就是传说中的白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开玩笑的你怎么又当真……”散人微微地笑了起来,“我还不了解你吗夫人。”


17.「不想吃早饭」

“小绝……醒醒醒醒,该起了。”

“不要……”小绝无视了一直锲而不舍试图推自己起床的闻香,把头往被子里埋得深了点,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今天运动会,上午又没课……”

“早饭总得吃吧。”闻香晃了晃手里温热的一杯粥,“你前两天胃还疼着呢,还不好好吃早饭?”

这次床上的人连声也没吱,明显又迅速睡了过去。对床的奶茶同情地摇了摇头,穿戴整齐晃了出去,出门前还不忘贴心地带上门。

小绝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大亮,他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似乎又睡了一个小时,而被打乱了饮食规律又大病初愈的胃的确空得难受。

早知道就让闻香把饭留下了……他有点懊悔地从床上坐起来,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对方站在床下正看着自己,一只手刚刚把手机塞回口袋。

闻香笑着敲敲他的床栏:“终于醒了?正好还不算晚。”他把一直揣在怀里的左手拿出来,递过塑封杯里的白米粥,“看我对呢好不好,喏,还温着呢。”


18.「学长/学姐/男神/女神」

『我的男神是大皮前辈!他话特别少的样子又酷又有型,超帅!』

                        ——来自某高一女生

『阿皮学长……说话不急不躁……很温柔的……』

                         ——来自某学生会新人

『哪有啊!学长他说话很一针见血的!简直男神气质啊!』

                          ——来自某同楼男性新生

芬达气愤地把手里的笔记本摔在了窗台上:“什么鬼啊这帮人都瞎了吧?!他明明就只是懒人,语速又慢又爱吐槽而已好不好!”


19.「买错了方便面」

“怎么回事啊你,买回来还不吃!”

“傻逼啊我口腔溃疡你给我买辣的回来?!”

“行行行真是挑……”道长认真地站起来对着魔王提了提裤子,“来宝贝,哥哥下面给你吃~”


20.「再提成绩我就把你从上铺拽下来」

Mike在床上午休,睡得迷迷糊糊突然不知怎么想起了12那张惨不忍睹的数学卷子,于是一不小心又开启了人妻模式,口齿不清,半梦半醒地把牢骚、数落一股脑倒了出来。

结果下个瞬间他就感到自己床边的梯子上站了个人,腰被那双有力的手臂紧紧揽住,没多少肉的身子直接被连抱带抗地拖下了床。而等到被人按趴在下面的桌子上,裤腰被扒到大腿,才醒过神又急又怒地对着身后喊:“12,你疯了!下午可是体育课!”他试着挣了两下,但那两只手像铁钳一样牢牢按着他的腰,根本动弹不得。

“请假嘛多大事儿啊……”12笑着加大了点手上的力度,虎口卡着纤细的腰线纹丝不动,食指仿佛无意识地摩挲着指腹下光滑的皮肤,语气掺杂着调笑和戏谑,“我上次说过的吧,麦扣你再提成绩,我就把你从床上拽下来干到你再也说不出说不出话……不能言而无信啊是吧!”

什么啊这明明就是硬找的理由吧!Mike看着窗外正午明亮的日光,白日宣淫般的感觉臊得他脸颊通红,抬腿狠狠地用脚后跟揣了出来。

12“嗷”地一嗓子,抱着小腿龇牙咧嘴地蹲着地上,觉得自己用这样的小代价名正言顺地吃了把豆腐似乎倒也不是很亏。

他看了看Mike还没来得及完全提上去裤子而露出的诱人臀瓣和通红的脸颊——

唔,要不要继续发扬光大一下呢?


TBC

————————————————

下次就能完结掉了呢w

自己脑补得好开心啊

求支持求留言


评论(16)
热度(136)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