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cp乱炖】高中宿舍三十题(21~30)

实况主相关

依旧是糖段子,cp不限。

以下前二十题链接

1~10题

11~20题

以下正文
——————————————

21.「别以为拿把二胡就能骗妹子回来看你那一脸屌丝样」

闻香识走回后台的一路上收获了不少赞赏的目光。路过的老E和更是直接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干得不错啊,二胡都能拿来撩妹,很有前途啊小伙子。”

回到后台却发现,站在门口的小绝一脸不爽,嘴撇得老远就能看见。闻香识迅速在脑海里过滤掉了“等太久”和“没东西吃不开心”两个选项,开口问:“小绝?怎么了这一脸嫌弃的。”

小绝撇开脸故意不看他,说话的声音倒是很大:“艹,别以为拿把二胡就能骗妹子回来,看你那一脸屌丝样。瞎开心吧你。”

闻香识有点迷茫地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笑着走过去揽住了小绝的肩,也不管对方是否抗拒挣扎,紧紧按在怀里。等到他炸过了一阵毛才语气带笑地开口:“怎么,这样就吃醋了?”

“卧槽吃醋……?瞎说什么啊傻逼……”

“哦哦。”

声音,底气很不足呢。

 

22.「甜食与发胖」

“夫人?我给你带了那家店的泡芙回来……你干嘛呢?”散人兴冲冲地拎着塑料袋走进门,看见陆夫人反常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没有手机,桌子上也没摆桌游,而是低着脑袋不知道在对着自己捣鼓什么。

陆夫人抬头看了看他,又扫了眼他手里的袋子,转了个方向继续戳自己肚子上一圈可爱又可恨的褶子肉:“拿开,我要断宵夜!”

“真的假的?”散人把泡芙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狐疑地打量着他:“你开玩笑呢?”

“开什么玩笑啊!再吃下去就赶上普通人了我!”

“能行嘛你又黑一波普通……那泡芙我放这里了啊,本来就是给你买的,反正我也不喜欢吃甜的。”

然而那袋泡芙——

它还是理所当然地一天天少了下去。同时有不少人发现散人似乎胖了那么一小圈……

哇,居然能跟陆夫人抢的过食物,还是甜食。

围观群众表示对此事充满了兴趣。

 

23.「扔果核砸到了室友」

土豪菠萝包同学给12大哥孝敬了一包进口话梅。

12百无聊赖地瘫在床上动着腮帮子。还真别说,贵的东西就是味道不错,以至于他在一口气吃下去了大半包后才发现了新玩法。

Mike坐在下面复习化学,抬头就看见12趴在床上“噗噗”地朝着垃圾桶吐核,一脸蠢相,几乎忍不住想把手里的书砸在他脑袋上。倒不是怕不好打扫,就怕以这货的智商,一口气没吐好给咽进去……

想想还是算了,说了他也多半不会听。

而这样侥幸心理的后果就是,三分钟后,12眼睁睁看着一颗核从自己嘴里飞出来,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后敲在了床栏上,反弹后笔直地朝着Mike的额头砸了上去。

“我操。”12灵活地从床上翻下来,两步窜过去,看着Mike的额头估计了一下位置,也不管对不对,抬手就上去揉,巴结的样子看上去就差凑过去“叭”一口了。

Mike莫名其妙地被12的爪子糊了一脸,原本只是砸上来一个梅子核,连红印子都没留下,却被12没轻没重地搓得皮肤生疼,还差点把眼镜碰掉。他慌张地把书合上放在一边,胡乱抓住12的手:“12!喂、你别……我没事……”

什么啊!

刚把12的手从自己脸上拉下来,扶正了眼镜,Mike就看到了对方脸上的表情——哪里有歉意和心疼,他根本就是想转移注意力再顺手脱罪!

好想打他……不行我又打不过他……

Mike想了想,举起一直抓着12爪子的那只手,一口狠狠咬了下去。

隔壁的散人被穿墙而来的哀嚎声吓得一震,陆夫人晃过去给他把甩飞的笔捡回来:“写你的作业。绝对是12又在作死了。”

 

24.「路过寝室门口」

二部的凯玟老师平日很闲。作为一个高中音乐老师,他每天一般都有大把的时间在学校里乱逛。比如,今天他就逛到了男生宿舍。

然后被某个寝室里传出来的歌声结结实实地惊到了。

那如同精分的唱腔、羞耻的歌词、性质高昂的曲调……

凯玟老师泪眼婆娑地凑近了那间寝室的门,觉得自己有必要见识一下如此另类之人,顺便打他一顿——尼玛快停下,别再侮辱这首歌了好吗?!

然而我们负责、敬业的凯玟老师在看到门边的名牌后只是愣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走,同时用他的台湾腔发出了源自内心的吐槽:“哦是你啊?那,没救了。”

嗯,Ryu邪道长同学。

 

25.「最后一块香皂」

“妹妹啊……”

“……”

“你说麻麻撒不撒,”毛豆杵在门框边对着屋子里叨叨,“没香皂不会去买啊非要和散人一起洗澡。值得吗就为了省那么一块,我看散人腿上都磕青了。”

屋子里的小绝抬起头,怜悯地看着他。

“卧槽干嘛啦。”

“没。突然觉得,没对象的人好可怜……”

“靠老子可是有妹子的人!”

“你能跟妹子洗澡嘛……”

“……”

 

26.「交出望远镜!对面女寝的那位要换衣服了!」

魔王路过门口,看见一群人挤在12的寝室里,层层叠叠地扒在窗口向外张望,人堆内层还隐约传来争抢声——“妈的该我了把望远镜给我!”

他走进去绕着人群蹦哒了一圈,但碍于身高,完全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人群最里面人高马大的12和体型丰满的普通人更是把窗口堵了个严严实实。魔王迷茫地打量了半天,发现站得比较靠圈外的小黑一脸面无表情,似乎对这个场面不是很感冒的样子,就过去戳了戳他的肩:“诶小黑,这什么情况啊?”

小黑抱着胳膊像是在神游,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但还没等他开口,就被从人群中挤出的山下刷存在感般地抢过了话头:“小黑知道什么啊你问小黑?!对面楼的岚少要换衣服了换衣服了!!!好不容易12把望远镜带了过来,这可是见证岚少究竟有没有胸的伟大时刻啊!”

也是难为这个日本交换生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串中文,并且话音刚落就又一头扎进了人民群众的海洋中。

魔王心疼地看着比自己还低一点的山下艰难地挤进人堆,忍不住吐槽:“你们图什么啊……想看妹子换衣服还不如去看隔壁寝的小缘……”

他的声音大了点,立刻被12的一声嚎叫打断:“傻儿子啊!我们可是在探究未解之谜啊怎么能说的那么没品呢?!看妹子看妹子,整天就想点这,你当咱都那么缺马子啊?!”

和小黑一起站在人群外围的Mike重重地咳了一下。

生理和心里遭受双重打击的魔王一声“艹”还没出口,就听见身后敞开的门被人敲了两下,在一片吵闹声中很难被注意到,但所有人都像感受到了什么一样转过身来——

“啊,谜、谜之声老师……”

谜之声笑眯眯地立在门口,姿势看起来像是已经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中午好啊,本来是想日常查寝……不过似乎听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呢?”

 

27.「往水杯里到方便面调料包」

他要喝了吗?

哦没有他只是把水杯换了个地方。

哦哦哦他伸了个懒腰——快喝喝喝!

啊他又趴回去了。

诶他放下笔了……要喝了吗要喝了吗?!

他喝下去了!!!一大口!!!

道长以三倍速赶工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终于补完了欠下的作业。他果断选择无视了魔王频频飘来的目光,先拿起手边的水杯灌了一大口。然而液体刚刚充满口腔,耳边就爆发出了一阵幸灾乐祸并且毫不掩饰的狂笑。舌尖上原本应该是无色无味的凉开水在味蕾上炸开了一股辛辣而浓烈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腔。

道长“哇”的一声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仍觉得舌头上全是那个味道。他看了一眼杯子里颜色诡异的液体,咬牙切齿地转头看着在床上笑得抽搐的魔王:“宝贝……你放的方便面调料包?”

魔王趴在床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半天才挤出来一句“哈哈哈我放的啊你个傻逼人兽”。

“……”道长端着杯子慢悠悠地晃过来,脸上挂着笑容,“宝贝,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吃亏,所以……”他俯下身看着床上的魔王,“你是想让我我剩下的这些倒进你的嘴里呢,或者……”原本就低沉的声线被压得更加有威胁感,“要不,别的‘地方’?”

 

28.「敢认真收拾东西吗」

“诶麦扣你有看到我的袜子了嘛……”12把大半个身子埋在柜子里翻找,“明明还有一只的啊……我上次还特地认真收拾了东西……”

“你那叫收拾东西?!”原本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Mike忍无可忍地坐起来,“把一堆东西摞到另一个地方叫收拾东西?讲道理12,你那叫搬家!”

“搬什么家啊我靠……”12满脸失望地从柜子里抽出上半身,语气一秒钟从抱怨变成了撒娇,不过配合着他低沉有力的音色,倒是完全达不到应有的效果,“麦扣你帮我找找啊,你不能忍心让你12哥光着脚穿球鞋啊对不对。卧槽我还心疼鞋呢。”

Mike张开嘴正要反开嘲讽,突然想到什么了一样止住了话头,开始埋头在床上扒拉,几秒钟后从枕头下扯出了一团东西。他拎着那团东西似乎不知道该作何表情,眼神恍惚地飘向12。

“哈哈哈,我就说不是收拾东西的问题叭麦扣~”12接住朝着自己脸上甩来的袜子,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

 

29.「我怕打雷」

外面下着暴雨,窗外的梧桐树被雨点打得噼啪作响。

缩在被子里熬夜玩手机的奇美拉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爬上了自己的床,掀开被子钻进来,带来一股外面冰冷的空气。他往里面挪了点位置出来:“怎么了?”

老番茄认真地抬头看着他:“我怕打雷。”

奇美拉翻了个白眼,从枕头底下扒拉出来充电宝塞过去:“给给给快回你床上去,下次找个别那么蹩脚的理由。”

老番茄抿着嘴唇看了他一会儿,把递过来的充电宝重重地拨到一边,转身要往床下爬,却被一只手臂揽着腰拖回了被子里,身后就是某人单薄却结实的胸膛。奇美拉从后面伸着头咬他的耳朵,轻轻地笑:“开玩笑的宝贝,别当真啊。我当然知道咱茄茄在想什么呢是不是。”

老番茄在被子里蹬了一下他的腿。耳朵被呼吸吹得发烫,连带着这踹出去的一脚也没什么力气。奇美拉却煞有介事地搂得紧了点,在他耳边哼哼着喊疼。

老番茄早已习惯了这人的装傻撒娇,根本不准备理他。寝室的单人床容纳两个男生还是有些勉强,他调整了半天才找到合适的姿势躺好。

窗外的雨势早已小了很多,击打在树叶上发出细碎的水声。他冲着身后嘟囔了一句“死变态”,把头埋进被子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30.「停电」

百年难得一遇的电路故障中断了晚自习的进行,而被打法回寝室的学生们自然不会安安生生地早早上床睡觉。

Pi坐在人群外围,看着陆夫人那台偷带到学校的笔记本电脑被围得水泄不通。虽然备用电量已经即将告罄,但那些人完全兴致不减,兴奋地讨论着这个撕逼游戏下一局谁来接手,配合着魔王洗脑般的笑声,搞得寝室里闹哄哄的一片。

Pi肩上的脑袋又沉了一下。

偏头看去,芬达这个粗神经的家伙早已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入梦,安心地靠着Pi的肩膀轻轻咂吧嘴,睡得安逸而满足。Pi想了想,索性把人打横抱在怀里往外走,跨出门的时候顺便和陆夫人打了声招呼。

扎在人群中央给散人指挥的陆夫人难得分心抬起头,回了他一句:

“行那你先回去吧,我这估计还得好一会儿才能散呢……”

话音未落,被一群人连番蹂躏了半天的笔记本电脑发出了电量耗尽的提示音,屏幕一黑,慷慨赴义。

Pi抱着芬达往回走,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芬达的腿弯——这里不是芬达的敏感带,简单的轻抚也不至于把人弄醒。身后刚离开不远的房门传出了大片对于某flag的声讨,在空旷的走廊里不断反射、回荡。他迎着举着手机匆忙跑来的小绝说了声“别忙了,结束了”,看着那孩子瞬间哭丧下来的表情,只觉得如此宁静的夜晚无比美好。

 

————————————————

END

终于搞定了!

我真的不敢信自己写段子写了一万字OTZ ……

跪求留言www


评论(15)
热度(171)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