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逆转裁判/成御】故障电梯间(h有)

趁着动画风再次入坑的作品【←明明都开播要一个月了==】

电梯间play,电梯间梗

污物,慎入

以下正文

————————————————

“异议!”

“明明说是在下雨之后才到达现场……但是车子下面却完全是湿的!”

“证人!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犯罪发生时,你就在现场!”

“而在这场案件里,你所扮演的角色也只有一个——”

 

逆转思路,找出证据,一举击溃。

审判的木锤落下的一瞬间,才是这每一次针锋相对的舞台拉上帷幕的时刻。

而无论输赢,你我都知道对方心中坚持的信条——

真相。

 

“所以说,御剑……你到底在生气什么啊?不就是又输给我一次嘛……”成步堂一路跟着御剑,从法庭门前跟到电梯前,在等待电梯的同时依旧锲而不舍地念叨。不过身边的人依旧是一副软硬不吃的表情,始终摆着那副严肃的样子目不斜视。

“请问你跟了我这么久,到底有什么事情吗?辩方律师?”

……

完蛋了!

御剑这家伙,先不说他私下里会叫自己什么,只要是这样公事公办的表情叫自己“辩方律师”,要么就是在法庭上被逼进了死角,要么就是——

真的生气了!

其实他大概也能想得出原因。毕竟前一天的时候还夸下了口,刚刚却被在整个法庭的人面前当众打脸。并且更难堪的是,自己的立证将检事方的说法完全推翻,还获得了无罪判决……

这简直就是,把对方嘴边的肉抢过来,吃不完的还在地上踩了两脚。

眼前的数字不断攀升,很快就响起“叮咚”一声,电梯门在面前缓缓打开。御剑毫不迟疑地一步跨进去,伸手就朝着关门按钮摁下去。

“御、御剑!”成步堂眼疾手快地跟了进去,看着堪堪在身后关上的金属门心有余悸,“你下手也真是狠,我真的被夹到怎么办……”

伴着熟悉的轻微失重感,电梯开始下降,御剑靠着墙壁翻看手中的文件,对着成步堂依旧摆着一张臭脸,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成步堂觉得自己简直纠结得要命!平日里调查时或在法庭上的口才完全派不上用场,面对着御剑冷漠的表情他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毕竟这种地方,他总不能找张桌子拍一巴掌,先虚张声势了再说吧……

成步堂的脑袋凌乱得像是锅烧开了的滚水,御剑却依旧是目不斜视地浏览着手中的文件。一时之间,狭小的电梯间内只能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

沉默的尴尬气氛渐渐弥散开,古怪的异样感却几乎同时悄悄扩散……

“御剑……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嗯?”御剑终于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我怎么觉得,这个电梯……好像停下来了……?”

成步堂眼看着御剑的脸色在自己把话说出口的一瞬间变得僵硬,原本清秀帅气的脸透着不自然的苍白:“怎么会……成步堂,你瞎说什么啊……!”他越过成步堂的位置靠近门前,狠狠地按了两下电梯的按钮。

这个钢铁盒子却依旧无声无息地紧闭着嘴。在御剑又一次近乎失控地试图敲打按钮时,头顶的灯光闪了两下,完全熄灭了。

四周迅速陷入了一片漆黑。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成步堂发誓,他从没听到过这样的悲鸣。即使在法庭上将不知多少证人或者罪犯逼进了死角,那些哀嚎和怒吼也绝不像此刻一样让他如此震惊。

那近乎尖叫的嘶吼被关在狭小的空间里,无限放大,带着深深的恐惧、痛苦直刺人的耳膜。明明像是困兽的咆哮,却偏偏充满了绝望。

“御、御剑!!!你冷静一点啊!”成步堂在最初的震惊后迅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伸出手,隔着一片漆黑抓住了御剑的衣服。

果然!那件事情……对他的影响还是太大了!

父亲在自己身边被……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对于御剑来说,恐怕也难以有一丝一毫的淡忘!之前仅仅是地震就可以让他暂时丧失神志,那么现在的这种情况……!

“御剑!你冷静一点!”成步堂几步上去迅速靠近对方,“现在的电梯已经改良过了……不会再出现那种封闭空间、空气耗尽的危险的!”

然而这些话音似乎完全无法到达对方的脑海中。御剑依旧在抱着头尖叫,嗓音已经完全嘶哑。

由于担心御剑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做出什么难以控制的行为,他紧紧地环着对方的手臂。这时才发现,入手之处居然一片湿凉,御剑在紧张情况下流下了大量的冷汗,厚重的正装完全不透气,此刻已经被汗水浸透。

这……

还没等到他冷静下来分析眼下的状况,御剑已经在他的怀里挣扎起来。同样是身材高大的成年男性,御剑甚至比他还要高出几分,成步堂几乎完全控制不住他,只能尽量把他压制在墙角试图压制他的行为。

这样不行!

这样下去……即使能控制住御剑不让他伤害自己,他也会在救援到来之前就由于脱水而出现生命危险!

必须要做点什么……一定要让他转移注意力!不管是什么!

“御剑……”成步堂压低声音念叨着对方的名字,用右臂压制住了对方的身体,空出的左手在黑暗中摸索着,顺着身体一路上移,稍用了点力气扣住对方的下巴,扳向自己。

两唇相贴的瞬间,御剑抖了一下,本能地想要挣脱。然而随著牙齿和嘴唇硬是被撬开,横冲直撞的舌头缠上了他的后,动作便渐渐少了几分疯狂。

有用!

成步堂稍微分开了一点,依旧保持着轻触对方双唇的距离:“御剑,你……你看看,我是谁……?”

黑暗中对面的人一阵沉默,但挣扎的动作已经近乎停止,似乎找回了些许理智。成步堂能够感觉到,紧贴着的嘴唇还是不安地剧烈颤抖着,脱力地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成…步堂……”

虽然声音听起来嘶哑而虚弱,但是好歹可以清醒地叫出自己的名字。如果现在是那个冷静沉稳的御剑怜侍,那么,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吧……

怀里的人轻轻挣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成步堂突然意识到,御剑虽然没有再剧烈地挣扎,但依旧是在他的怀里发着抖,刚刚的回答听起来也并不像是清醒状态下的语气,而更像是无意识的回答。此刻漆黑一片的环境让他无法观察对方的状态和表情,但是似乎仅仅是几秒钟的功夫,他的情况又严重了一些,挣扎的动作已经开始不自觉地变得剧烈。

还不行……!

要做点别的……要让御剑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开!

近在咫尺的唇再次被俘获,这次成步堂直接就开始了一个充满了侵略意味的深吻,霸道地侵犯着对方的口腔,连换气的机会也不留下分毫。同时手臂也不安分地顺着怀中的身体摸索,把那些碍事的厚重布料一点点剥离。

         

                  ↓

→    高能部分 点我   ←

                 ↑


电梯间的门终于打开时,御剑已经由于体力消耗和精神的过度紧张,昏昏沉沉地靠在成步堂的肩上没什么反应。

按理说,此刻成步堂本应为了得救而愉快,或是好好吐槽一下营救人员的效率——即使这个意外状况让他爽了不止一点。但很可惜,他满脑子都是一个完全不着调,并且很没出息的念头:还好我已经给御剑整理好了衣服……

没错,做过以后他立刻给因脱力而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御剑摸黑穿好了衣服,这种情况下,即使衣服有些凌乱也完全可以解释为御剑失去理智的挣扎所致。他还顺手扯了扯御剑的衣领,让厚重的衣服和繁复的领巾刚好把对方脖颈上的吻痕和指印遮盖得严严实实。

长时间的黑暗环境让成步堂一时之间被光线刺得眯起了眼,好半天才从模模糊糊看到的破旧大衣和熟悉的口癖认出了糸锯刑警:“成步堂,你们还好吧?对不起的说……本来以为是小故障,结果这么久才修好……御剑检事、他没事吧?!”

成步堂连忙摆摆手,心虚地阻止了糸锯刑警凑过来的动作:“没事没事,御剑他……”话还没说完,肩上突然一轻。御剑已经站了起来,正整理着被成步堂打得乱七八糟的领巾,看起来又回复了那个理智高傲的检察官——如果忽视他微红的脸颊、轻微肿起的嘴唇和不稳的气息的话。

“居然花了这么久……糸锯刑警,下个月的工资评定……”

“诶诶诶不要啊御剑检事!下、下个月真子要过生日的说!我我我……”糸锯刑警五大三粗的脸上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

御剑好笑地微微勾起唇角,绕过糸锯刑警走出了电梯间。如果不考虑西服上不起眼的褶皱和他略微有些不自然的走路姿势,简直就像是刚刚赢下了一审判,满满的意气风发。

明明这次是我赢了不是吗……进电梯之前你还臭着一张脸呢!

成步堂无奈地撇了下嘴角,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一眼呆滞的糸锯刑警,追着御剑跑了出去。

“御剑?你、还好吧……?”

“嗯。……”御剑轻轻应了一声,转过头看着他,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依旧没有说出口,只是狭长的眼底带着平日少见的笑意,像是一冬过后化净了积雪的草地,映着明媚的阳光。

成步堂开心地并肩跟着他向法院外移动。

没关系。他大概,知道对方想要说的是什么。

 

“喂,你不用回事务所吗?”御剑看着这个一路跟着自己走到车边的男人,挑着眉问。

“没事,”成步堂自然地站在副驾驶前等着他开车,“已经跟真宵说过了,今天就不过去了,直接跟你回家。”

“哼。下午不接委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养活你那事务所里的几口子人的。对了……”御剑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眉毛不自然地皱了起来,表情迟疑地看向成步堂,“你到底哪来的安全套?”

“……证、证物吧,大概。”

“证物……?!”

“喂喂御剑你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你忘啦,这是在现场找到的没拆过封的那几个,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揣在兜里了……诶,御剑!等等我!……怎么又生气了啊……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成步堂望着红色跑车绝尘而去的身影,怨念地踢了一脚路边的栏杆:“又得坐电车回去了吗……啊啊啊好疼!我的新皮鞋!!!”


END

————————————

求个回复www

好想侵犯御剑啊....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29)
热度(161)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