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闻绝】人与鱼〈2〉(黑暗向)

伪科幻未来,虐身设定,暗黑向设定,涉及人体改造等,慎入。

不是甜文。

上篇

以下正文

————————————————

“吃饭。”

盘子被重重地放在浴缸边的瓷砖上。

“啊!谢谢……闻香先生。”少年从浴缸里撑起身体,探出半个身子对着他说话。如果不是横躺在水中的黑色长尾,他看起来就是个青涩、乖巧,由于营养不良而略有些消瘦的年轻人,仅凭这副天生的长相就必将有个衣食无忧的未来。

“……要么叫先生,要么叫名字。这称呼太奇怪了。”闻香识略有些嫌恶地皱了皱眉头,转身走出了浴室,还带上了推拉门 完全没准备理会少年昂起头想要再说些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做?

不仅给他准备了吃的,还没有买市场上的合成肉类纤维,而是更加昂贵甚至还需要烹饪的天然牛肉……

闻香识靠在门后叹气,觉得自己真是想不明。不但想不明白这些,连自己把他捡回来的理由也完全理不清楚。

他给少年清理伤口的场景又突然在脑海里闪过去。

那会儿闻香识正在专心地给少年破碎的指尖抹消毒水和打防水绷带。那两只纤长好看的手像是疼得不轻,从头到尾都在他的掌心发抖。本来就要这么结束了,那少年却突然直起了身子,很认真地跟他自报家门:“先生,我叫……小绝。18岁。”

长得比实际年龄嫩好多啊。他只是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连声“嗯”都懒得回应。结果这小子却开始不依不饶,熊孩子般地拿刚打好绷带的指尖戳他的手臂:“先生,你的名字啊?”

他被缠得烦了,无奈地满足了对方的求知欲,然后果断收拾了药品离开。

这种过家家一样无聊的对话……

这次立刻浴室的时候,闻香识心里同样这样想。

>>>

结果当天晚上,闻香识就彻底见识到了年轻人逆天的恢复能力。

明明带回家的时候还是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包了个伤口,喂了顿饭居然就开始活蹦乱跳,连身上的鞭痕在没有上药的情况下都消去了不少。

当时闻香识正抱着手柄靠在沙发上打游戏,音效开得很大,以至于浴室的门被完全打开他都没听到。等到他又结束了一局长出口气时才发现那边探出的头已经不知道看了他多久,连头发都已经半干。

差点吓得他一口气没吐出来噎到自己。

“别过来啊,我家木地板不能泡水!快回去!”闻香识对着那边那边吼了一嗓子,还没来得及再说点什么,屏幕上又开始了新的一局,转移走了他的注意力。

等到这局结束……果然,那小子还在那里,甚至上半身更向外探出了一截,正性质勃勃地盯着游戏界面。看到他冰冷的目光,心虚地向里缩了缩,却根本没有打算回去的样子。

“艹。”闻香识在心里抱怨。这不是捡了个麻烦回来……却打量到小绝缠满绷带的手指,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是一紧,开口本来是斥责,却变成了问句:“你能离水多长时间?”

“啊?”小绝似乎对这个问题十分意外,愣了一下才迟疑着回答,“我是改造生物,归根结底还是人类,所以就算离开水也应该不会怎样……至少,几个小时绝对没问题的。”

“那就把自己擦干过来,别在那里趴着。难看死了。”闻香识转回视线,摆弄着手柄随意地调试着游戏设置。眼角的余光看到小绝从迷茫的表情迅速转变成了狂喜,想笑又不敢的样子,撑起身体去够墙上挂着的毛巾,却因为尾部的裂伤而难以支撑,费劲力气才只碰到了一个角。

闻香识看着小绝努力地用手支撑着墙面探长上身,觉得再发展下去自己辛苦包好的伤口恐怕又要裂开,索性放下手柄走过去,越过他扯下毛巾。等到给小绝抹了两把,将尾上仅剩的水擦干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又做出了,想都没想过的奇怪事情。

天啊……

闻香识满心烦躁地把人扛起来朝着客厅走。小绝被吓了一跳,想说什么,看了看他的脸又没敢出声,只是曲起了长尾,让自己受伤的尾鳍不要擦到地板,就这样一路被闻香识揽着腰扛回了客厅,扔在沙发上。

闻香识一言不发地绕到沙发另一边,目不斜视,拿起手柄继续游戏,一个眼神却没再给过小绝。小绝在沙发上小心地盘起尾巴,委屈地撇着嘴,随后渐渐由于屏幕上的光影变换成了雀跃的兴奋表情。

奇怪的家伙。

闻香识结束了一局,看到小绝开心得连尾鳍都垂在沙发边轻轻摇动,烦躁地站起身。

“闻……闻香?”小绝抬起头看着他,有点惊惶的样子。

叫得这么顺啊,真没教养。闻香识理都不理地迈开长腿,走了两步还是停了一下,头也没回地说了句“厕所”。

>>>

卫生间墙壁上蹦跳的全息投影管家被闻香识戳了戳脑袋,咯咯笑着调出控制台,给他把卫生间调了“隔音”。闻香识沉默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拉开裤链。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性冲动了。但今天似乎有什么,和以往不同。


小绝腰侧光滑皮肤的触感还停留在他的手上,眼前一遍遍回放着水珠划过那具光裸的身躯的样子,像是在神经上点了把火,烧得噼啪作响。而那双黑亮的眼睛里不停闪烁的光芒灼痛了他的视网膜,混合成一片白光在他的脑海中炸开……

他伸出手去对着镜子比划,把手上粘稠的液体涂在镜子里自己的脸上,看着那张还带着潮红的脸被白色液体抹得模糊不清。

……天生的婊子。

>>>

闻香识回到客厅时,惊讶地发现屋子里充满了游戏音效,枪支和炸药的轰鸣在狭小的空间里混合着回响。

那小子正抱着他的手柄,裹着绷带的手指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噼里啪啦地以高频率狂敲。

天已经黑了下来,屋子里没有开灯,小绝的脸被屏幕变换的光照亮,莫名地多了丝狂热。

右下角队友频道出现了一行字:「漂亮」。

老E?

闻香识轻轻地走过去,站在沙发背后看着屏幕上的枪口精确地爆了对方的头,随后出现的结算画面让他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这?!

就连自己在最佳状态下都很难打出的成绩……

“啊啊闻香!我、我是看到你有好友邀请,就……”小绝才看到背后的闻香识,丢下手柄手忙脚乱地跟他解释。

闻香识却像没听见一样,只是认真地盯着他的脸——

从反应来看,可以肯定他之前从来没碰过这个游戏。

不是吧。

难不成……我捡了个天才回来?

TBC

————————————————

所以就继续写啦

很奇怪的设定……

求留言w


评论(18)
热度(60)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