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12m】花吐症

以陆夫人为主视角的花吐症梗系列。

【道魔篇】

【闻绝篇】

花吐症:”花吐き病”原梗出自日本同人界。
基本设定是暗恋就会吐花,两情相悦时会治愈的一种病。

以下正文

————————————————

陆夫人最近觉得,12有点奇怪。

他总是拉着陆夫人到minecraft里,开着创造模式,两个人在偌大的服务器里一砖一瓦地搭建一个巨大的城堡,并且不同意叫上其他人。

12说:老陆,这是个惊喜啊,惊喜你懂吗?Surprise!要不是来不及做完了我连你也不会叫……这可是要送给麦扣的!我当然要一个人做好吧!

但陆夫人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非常不对。

比如,他对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得过分;比如,他总是在拼了命地加快进程;比如,他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咳嗽……

起初,陆夫人还以为12只是烟抽得太猛,但随着次数的增加,他发现对方的咳嗽明显越来越严重,那种几乎要连肺一起呛出来的熟悉声音,让他满脑子都是难以言喻的不可置信和恐惧。

他连夜买了机票去了四川。

见到12时,对方正靠在床边抽烟。他用复杂的眼神看了陆夫人许久,一口气把烟几乎下去了半根,吐气时那些烟雾里却随之飘出了大片细碎的花瓣。

“三角梅……?”

“嗯。好看叭夫人?”12笑着把烟头在窗台上摁灭,侧过身子看着清晨的阳光,双眼里掩不住的疲惫。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这种事我怎么告诉他啊……麦扣那个钻牛角尖的性格,他接受不了的,怎样都……”12没有再说下去,索性把整个身子都背过去。高大的身影把窗口挡去了大片,阴暗的屋内几乎透不进丝毫阳光,“夫人你早点回去吧,别趁着散人不在家到处乱跑……”

陆夫人走出门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到树梢,他几乎是没怎么犹豫地摸出了手机——这件事自己没立场告诉他,但至少可以叫他回来,亲耳听听12想要说的话吧……

“喂?夫人啊。什么?我不回去啊,哎回去干嘛啊又没必要……诶我这儿打本儿呢,先挂了啊,改天YY上找你……”

“……”

对啊,人家凭什么为了一个人大老远地飞回国呢?又麻烦又花钱……何况,这个人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不是吗?

但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

陆夫人从衣服的褶皱里摸出了一片花瓣,静静地看着边缘沾染的那一丝猩红色。

>>> 

Mike最近收到了一封信。

准确来说,是一个信封。因为虽然上面邮票、邮戳、发信人、地址……一应俱全,但打开后只有一片轻轻薄薄的三角梅花瓣。

鲜艳到刺眼的紫红色。

Mike看了看信封上“陆夫人”三个龙飞凤舞的汉字,困惑地把那片小东西托在掌心,盯着上面那丝已经变成暗色的血迹发呆。

有什么早就听说过的东西,似乎……

从脑中闪过去的同时,把心也带空了一大片。

他惊惶地抬起头,看着异国他乡西沉的晚霞。

>>> 

陆夫人站在走廊里,沉默地对着眼前纯白色的墙壁。

走廊尽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随之跑过来一个年轻的男子,喘着气按上他的肩膀:“夫人……!又是飞机晚点又是堵车,我又绕了好久才找到这家医院……12呢?”

陆夫人没有看他,只是指了指身后的房间Mike急匆匆地对他说了句“谢谢”,转身走进去,没有看到陆夫人平静得毫无波动的眼神。

陆夫人摊开手掌。

掌心纹路间静静躺着一枚三角梅花瓣。那是他最近一次从12身边捡起的,此刻已经变得干枯,失去了色彩。用手指轻轻一碾,便支离破碎,从指间飘落。

盛开时如何鲜艳夺目的花朵,一旦错过花期,也只能是衰败,凋零……

化为粉尘。

>>> 

该回家了。

陆夫人不再管身后房间传出如何痛苦、绝望、悔恨的哀鸣,大步顺着走廊向前方走去。从一旁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现在是下午,阳光正好,窗外细碎的花朵沿着墙根开得鲜艳。

只可惜那个花了大心思搭建的世界,那个人永远无法亲自送出去了。

END

 ————————————————

三角梅花语:热情,坚韧不拔;“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

这篇是刀呢....求个留言.....



评论(27)
热度(53)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