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12M】病房(短,肉渣,警匪paro)

上次那篇警匪paro的后续。

虐H,无糖,无爱。

建议看一下上篇理一下前因后果。没关系上篇也是篇肉……

上篇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改第三人称写了……那么,继续虐麦扣。

以下正文

————————————————

“你说什么?麦克老爷这儿还烧着呢,你让我回去……有案子?不是,案子也…… ”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一脸焦躁,举着电话在病房里打转,已经急出了一脑门的汗珠子。他不时看看躺在病床上的人,语气越发带着火气。

“不用了……夫人。你先过去、咳,好歹和队长打个照面。我这边没事的。”Mike从病床上转过头看着他,潮红的脸颊和发白的嘴唇毫无争议地说明了他的情况并不好。事实上,他刚刚脱离高烧状态,神志清醒了没多长时间。仅仅是说出这样一句话就几乎耗尽了他的力气。

陆夫人为难地瞪着挂在床边的输液瓶,眼里的恼恨似乎是要把那个无辜的东西穿出一个洞。

“夫人你……去吧,我真的没问题的…再说真的有什么情况还有护士在。”Mike努力调整着脸色,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虚弱。他是真的不想让朋友兼同事的对方那么操心。

特别是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他反而想自己静静。

陆夫人似乎看懂了他的目光,叹了口气,担忧地看着Mike:“那,行吧,我回局里一趟。麦克老爷你放心,我马上回来陪你。你也……”

他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像是在犹豫究竟该不该说出口。直到步子挪到门口,才又回过头:“那啥,医生说你就是心里压力太大才烧起来的……你……”

Mike笑着看着他:“知道,没事儿,反正是男人,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夫人你别操心了……”

那笑容在病中虚弱的表情中显得充满了生命力。

却在陆夫人拉上病房门的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表情。

怎么可能不在意。

自己是被做了,那种事情啊……

他虚弱的意识随着心情的崩溃,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 

又一次醒来,是被开门声惊醒的。

门口不是陆夫人,而是那张他做梦都想忘记的脸,正翘着嘴角打量着他。

想要逃离,身体却动不了;想要尖叫,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12走上前捏住了他瘦削的下巴,笑得暧昧而阴沉:“麦扣警官,想我了没有啊?哦呦,手动不了啊?正好,我刚刚还担心着怕碰到你的输液针呢。”

Mike恐惧地蜷缩起了指尖。

他的烧才刚退,这会儿全身上下一点劲也使不出来。之前高烧神志不清的时候怕他乱动,用布带把他的双手分开系在了两边的床栏上,陆夫人走得太急也没注意到,此刻却剥夺了他最后一丝的反抗能力。

“不要……”Mike平日冷静理智的瞳孔充满了恐惧。那种经历……绝不想再来一次了!

一定要叫来人……哪怕是废了这副虚弱的喉咙……

12一把扯下了自己衬衣硬领下的领带绕进了他的唇间:“想喊?警官先生,想得有点美好啊。所以说啊!要么告诉我内奸是谁,要么……行吧,我觉得你也不像会说的样子,那么就再陪我玩玩好啦。”布料从他的口中紧紧地勒过,在脑后打了个结,不留缝隙地压着他的舌头。

“唔!”Mike咬着口中的领带,愤恨地看着他,开始挣动无力的双手。

“诶诶别动啊,针还在手上呢。”12轻而易举地按住了他的身体,“挺有精神啊?那我就不怕把你再干晕过去啦。”他像是没有看见Mike眼睛里的绝望,继续笑着说,“你的同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所以呢,麦扣……”

他一把掀开了Mike身上单薄的被子,露出其下那具虚弱的身躯。从领口露出的皮肤被高温烧得发红,像是动了情一般的诱人。

12捏着被子角看着他,笑得像个天真的孩子。

“听说发烧的人干起来特别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

高能部分

         ↑

END

————————————————

之前那篇花吐症把大当家虐得够呛啊,就给他爽一把好啦w

不知道这种偏暗黑向的h如何呢?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特别喜欢描写后半部分麦爷被折腾的样子。

求个留言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24)
热度(47)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