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型摸鱼选手。
目前沉迷FOB相关。喜新不厌旧。
 

【闻绝】你要喝的东方树叶(短,甜,调戏文)

看过小绝的“五大最难喝饮料”的观后感hhh

时间轴就是那个视频之后,小绝刚刚换了新发型的时候。

继续E陆之后再来一篇刹车系列hhhhh

以下正文

————————————————

“东方树叶?它还好吧?”闻香识站在小绝身后看着他摆弄电脑,目光转向手中的塑料瓶,里面清澈的茉莉花茶已经剩下了一点,索性举到嘴边直接咽下了一大口。

“管它啊。不喜欢。”小绝放下鼠标,有点烦躁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新做的发型多少有些不适应,尤其是额前微卷的柔软发丝,蹭得他的皮肤一阵轻微的痒。

闻香识看着他毫无章法的动作,干脆伸出手帮他彻底揉了个乱七八糟,同时在唇边勾起了一个了然的弧度:“明明就是你不喜欢喝茶吧……”

“喂干嘛啊你!”小绝一把拍开了他的手,转过头从椅背后方仰起脸看着他,黑亮的眸子里不满又倔强:“不喜欢怎么啦,不甜还没什么味道。”

“这样啊……”闻香识轻轻笑着,像是有了什么新的想法,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他啜饮了一口,小心地含在唇间,迎着小绝迷茫的表情俯下身。

柔软的唇瓣相互碰触,小绝顺从地张开牙关,把自己毫无防备地暴露出来。闻香识让口中的液体顺着两人嘴唇相接的弧度滑进小绝温热的口腔,紧随其后将自己的舌头也一并伸了进去,不容置喙地掌握了主动权。

“唔…嗯……”小绝窝在自己电脑椅宽大的椅背后,半仰着头接受闻香识的索取。所幸由于对方刻意放慢的动作而没有被饮料呛到,沾染上茶香的口腔内部则是被闻香识的舌头蛮横地刷过去,粗糙的舌苔在柔嫩的内壁上擦出了一片火花。

同样是深入到身体内部的侵犯,这个吻却在对方刻意的控制下显得温柔而甜蜜。

口腔中的味道,随着唇舌的碰触和摩擦,莫名地在相互交缠的舌尖上沁出了一丝甜意。

来不及咽下的液体顺着嘴角蜿蜒而下,闻香识把电脑转动到正对着自己的方向,舌尖从被吻得发红的唇瓣开始,沿着液体流过的路线一路向下,在锁骨与衣领交接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惹眼的红印。

年轻人特有的,干净清爽的气息,混合香草沐浴乳的味道充斥着鼻端。

以及,像是要在舌尖化开的细腻触感。

“唔、闻香……”小绝用蜷在椅子上的双腿碰了碰他的胸口。

闻香识放开那一小块色泽暧昧的皮肤,看着小绝泛着水色的眼眸和飘起了一层薄红的脸颊,伸手替他取下了碍事的眼镜。

他再次欺身上前,用嘴碰触着对方柔软的唇瓣,却没有再进一步深入,而是保持着这样充满暗示意味的距离问:“怎样?还难喝吗?”

嘴唇随着开合的细微幅度轻轻摩挲着对方的,带起了细细的痒,从唇角蔓延到心底。

小绝被他牢牢地困在身体和椅背之间,连放下腿的空间都没有。他没有回答闻香识的问题,而是弯起了亮晶晶的眸子,伸出舌尖顽皮地跳逗着闻香识近在咫尺的嘴唇,放肆地描摹着对方略显单薄的唇线。

“……还真是不想睡了你?!”半夜十二点,闻香识略微的困意被强行挑成了一团欲火,连气带笑地一把握住身前小绝的膝弯。单薄修长的身子完全没什么重量,轻易就被抓着腿提了起来架在肩上,腰臀近乎悬空,只剩上半身勉强撑在宽大的电脑椅上。

“啊!闻香你这……!”不稳定的姿势惊得小绝绷紧了双腿,小心地缠着闻香识的肩膀不敢乱动。但这个姿势却正好将双腿间的位置正对闻香识,炽热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扫视着隐私部位,像是隔着布料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喂喂你明天还回学校呢……”小绝似乎是对于这个意料之外的发展有些紧张,完全没有考虑究竟算是谁的责任。闻香识的手已经抚上了他的上衣下摆,撩开宽松的布料伸进去,露出一段修长的腰身。

“切……”小绝认命地闭上眼,任由闻香识粗糙的指腹在自己的胸口游走,不紧不慢地点燃了异样的温度。

END

————————————————

鉴于之前写过电脑椅H(12陆),就在这里拉灯好了…请不要打我【掩面】

不过其实一直觉得小绝的电脑椅超级赞…至少是很适合拿来H …首先是比较稳,然后,想想看那么高,即使有人进来查水表也不会第一时间发现的对吧~【x】

说到上次小绝尝的5种饮料,个人很喜欢格瓦斯和东方树叶的红茶(小绝好像喝的是茉莉…我觉得最难喝的一种)。

所以说,这一定是最先喝的白花蛇草水的锅。

红色尖叫?呵呵,我不予置评。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15)
热度(69)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