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E陆】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短,甜)(你丫好烦三十题〈4〉)

联文第四发。某人一直在点陆受我也没办法╮(╯_╰)╭

都在嫌弃我不开车是吧?好好好,给你们来一发事后==+

诶有肉就是吃不着,诶嘿嘿~

以下正文

————————————————

“夫人!夫人你在不在啊!”

“叫什么叫。”老E拉开房门,头大地看着门口一大早上就在楼道里乱吼乱叫的小绝,突然有点后悔同意让他来家里吃午饭。

“脑鹅~”某个仍不自知的熊孩子愉快地笑着打了招呼,熟门熟路地跨进门去找自己常穿的那双拖鞋,“诶夫人呢?不会还在睡吧?这都快十一点半了,我都专门起早了好嘛……”

老E索性把他扔在门口自己折腾,转身向屋里走:“他昨天睡得有点晚……”

“卧槽又熬夜直播?呃,虽然我好像没立场这么说?”小绝趿拉拖鞋跟着老E,随手在身后拉上了房门,“那我去叫他啦。看看他昨天晚上玩的什么啊,还不起床……”

老E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回头对他露出了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去啊。”眼里闪着莫名的光。

小绝被老E奇怪的目光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瞬间几乎有种自己被放在了瞄准镜下的错觉。他龇牙咧嘴地做了个鬼脸,逃避老E目光一样,门都没敲直接就扑进了隔壁陆夫人的卧室。

嗨呀这个老E,什么意思啊那种眼神……

呃、我没进错房间吧?

在小绝的印象里,陆夫人是一个挺喜欢整洁的人,房间从来都是整整齐齐,体现在那一架子摆放得横竖有位的游戏盘上,就更为明显。

所以这算是……入室抢劫……加杀人的现场?

小绝被眼前乱得完全看不出原本面貌的房间吓得直接呆在了门口。屋内的物品,从家具上到地上都是一片狼藉,甚至还有几个游戏盘的包装从架子上落了下来,毫不珍惜地躺在地板上。

而更加凌乱的则是床上。被单、褥子全部凌乱地拧在一起,扭成了一团,连枕头都脱离了原本的位置,危险地在床边掉出了大半。

小绝愣愣地站在床前,本能地向着床上被子下那坨鼓起的东西伸出了手。

神他妈如果掀开被子发现是具尸体我就报警——

呃……Excuse me?

陆夫人把自己整个缩在被子里,将宽大的双人床占去了大半,似乎是察觉到小绝的碰触才刚刚醒来,半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困惑地在没有眼镜的模糊视线下打量着他。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准确来说,出现在小绝面前的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穿的陆夫人。掀开一半的被子堪堪遮住了关键部位,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印着大片的指痕和齿印,尤其是白皙的脖颈,密密麻麻地种满了小草莓。

……艹,眼瞎了。

小绝直着腿转身往门外走,差点和站在门口的老E撞了个满怀。对方还是那幅似笑非笑的表情,对着他撇了下嘴:“你自己要进来的。”

小绝此刻几乎在后悔自己自从见到老E之后的所有决定,他半是羞臊半是窘迫地抬起头,试图用转移话题来化解此刻尴尬的局面:“我艹老E可以的啊你,这房间折腾的,都快成杀人现场了吧?!”

“神他喵杀人现场……”老E越过他的肩膀向房间里的陆夫人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越发玩味,“他昨天又不睡,我就有点气。那么晚了直播,还不如干点别的……然后碰掉了点东西而已。”

“……而已?”小绝的表情从僵硬变成了狐疑,眼神精彩纷呈,几乎不用想都猜得到他在脑补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去去去。”老E索性一巴掌把他推出了房间,“别碍事,我这边还有帐要算啊。”

小绝看着在眼前合上的房门,嫌弃地呲了呲牙,赌气般地直接朝着厨房走去,决定在老E解决问题之前帮他把米炒一下。

至于这个自作孽的ladylu会怎样……

——那可不是他管的着的了。

END

————————————————

脑补了一下觉得夫人很可口的样子prprpr……

肉渣w

喜欢的话给个留言吧w

评论(24)
热度(69)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