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型摸鱼选手。FOB/神奇陆夫人/EzraMiller。喜新不厌旧。

微博@八尾甲鱼。欢迎找我玩♡
 

【闻绝】人与鱼<5>(黑暗向)

伪科幻未来,黑暗向设定,涉及人体改造等,慎入。喜欢设定的请不要吝啬地戳进来看看w

不是甜文。

本章陆夫人、Pi、芬达上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首先要说明一下,在接下来的两章中闻绝的戏份不多,尤其是小绝出场可能会很少。

由于我主要是想在这个文里表现出一个世界观和其中由于科技发展而扭曲的人性,因此会在接下来两章中以闻香的视角,用其他的cp表现这个设定

如果喜欢这篇文的设定或者对闻香的“寻腿之路”感兴趣,还请继续支持下去,谢谢w

我几乎忘了这篇来着...明明草稿都好了...

以下正文

————————————————

南郊。

这里是城市边缘的废弃区,遍布着高低错落的破旧房屋,样式还是旧式的砖瓦构造。虽然仍处于城市的防护范围内,但由于政府疏于管理,成为了穷人、流民、三教九流和地下黑市的聚集场所。妓女、杀人犯、瘾君子……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任何想要的栖身之处,但被这个区域接纳的代价往往终其一生也无法还清。

阴影之中当然不只有污垢,同样有着可怕的毒虫。

这里的地下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被全部挖空,改造成为一个设施完整的基地。

——势力范围囊括附近十几座城市的佣兵团,拥有着连政府都不敢擅动的武装力量,在各个城市间维持着微妙的势力平衡。

闻香识站在地下设施的大门前,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那是个满脸横肉的壮汉,一条狰狞的刀疤从额角一直贯穿到下颌,将附近的皮肉都揪扯在一起。闻香识看了一眼他的刀疤:“我只是来找你们的生化技师。”

刀疤脸挠了挠头,露出了一副和外表完全不符的为难表情:“小子,不是咱不好说话,我们这里禁止外人进入的……”

闻香识似乎觉得面前的这一幕有些好笑,眼角抖了抖,淡定的表情微微出现了一丝裂痕:“我听附近的居民说,佣兵团的大哥都是些性格直爽的人?大哥,我是真的有急事。”

刀疤脸急得满头是汗,憋得刀疤都发红,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着门口的摄像头挥了挥手:“哎怎么才想到!喂!你来看一下这小子到底安不安全……”

话音未落,摄像头闪了两下,在闻香识的面前投射下一束微微发蓝的光,交织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虚拟人像。站在光束中的人看起来只有十几岁,拢了一下自己齐肩的白色短发,迎着闻香识的视线投过来一个懒洋洋的目光:“没武器,未经生物改造……安全的安全的,你带他进去吧,我看着点就行。”他随即把目光转向一旁的刀疤脸,瞪了瞪眼睛,“倒是你们这些人,事情一个比一个多,都要我来收拾……这种事还要我来看?三区那个变态刚刚又在调戏茄哥,我忙着开他头上的灭火栓给他浇水,你怎么这么扫兴啊。”

刀疤脸尴尬地笑了笑,领着闻香识走进通向地下的电梯,不忘回头对着光影中的少年打了声招呼:“哈哈,麻烦你了啊,Fenda。”

闻香识好奇地挑了挑眉。

“咱们这里的AI中枢……那个是他的代号啦。”刀疤脸看出了他的疑惑,'指了指身后消散的光影,“他们说是什么很厉害的人工只能,但是咱也不懂,总之对咱们来说就是电视上那种……富人家里的大管家一样的嘛,别看是个小孩子……哎,到了!”

闻香识跟着刀疤脸在一扇带着密封装置的电子门前停下,还没等他抬手,门已经在面前滑开,露出了一张目光不善的脸。

眼前的男子个子很高,略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锐利的眼神直视着他的眼睛,咄咄逼人:“你不该来这里的……这里不会有你想要的东西。”

身边的刀疤脸在开门前就已离开。闻香识站直了身子迎着男人强大的气场开口:“这里没有就去别处……我会找到它的。”

男人锋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张开嘴唇还想说些什么,被从屋内响起的另一个声音打断:“够了啊皮,这位好歹是我的客人对不?”声音听起来略微上扬,语气轻松。门口的男人向里瞥了一眼,沉默着大步离开,露出了屋内另一个人的身影。

他对着闻香识笑了笑:“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别计较……你好,我就是你要找的陆夫人。”

那个笑容明亮而温暖,黑框眼镜后的瞳孔透着一片真诚,完全不像是多年浸泡在硝烟与鲜血中的佣兵团成员,更不像是一个经手过无数残忍的人体改造的生物技师。

>>> 

陆夫人站在柜子边翻找,身边的解剖台上还散落着几块模样凄惨的人体组织,看得闻香识一阵难以抑制的反胃。他很快从满柜子的档案中抽出了一份,转过身冲着闻香识扬了扬:“小绝是吧?我记得,编号D-73,挺可爱的一个孩子,有点熊,但是性格很好。在手术前……还挺黏我的。”档案上的照片多半不是正经拍下来的,少年迎着朝阳站在窗口,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将印着编号的白色布料压出了褶皱。

闻香识看着那张照片出了会儿神,绕过鲜血淋漓的解剖台走到陆夫人旁边:“那么,陆先生,我要的东西?”

“很抱歉,”陆夫人“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的档案,“实验废弃物我一般都买给了黑市的地下商人。”

“……”闻香识不自觉地捏紧了拳头,指甲在掌心压得发痛。但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手,努力维持着平淡的语气,“好,那么就麻烦陆先生给我一下地址了……能不能多问一句,你明明有这么优秀的技术,为什么不去市中心的研究所?你凭什么仅仅是为了利益,就可以破坏这么多人本该正常的身体和生活?!”

语气中的愤怒和鄙夷再也掩藏不住,暴露在颤抖的声线中。

“哈哈。”陆夫人笑了。他没有直接回答闻香识的问题,而是看向了之前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你知道吗。那个叫Pi的家伙,是几十座城市中最好的机械师。他早就可以过上万万人之上的好日子,但他却选择了留着这里过刀口舔血的生活,仅仅是因为太过执著于自己的作品……这会儿的话,他应该是在Fenda的中枢机房吧。”

他停住了话头,向房间深处走了几步。闻香识跟上去,在琳琅满目的实验仪器和标本尽头看见了一台冰封箱。或许是因为多年的运作,那台东西的玻璃外壳内部结了一层白霜,只能隐约看见里面一只安静垂在身侧的手,十指修长。

陆夫人的指尖轻轻拂过模糊的玻璃表面,动作轻柔而深情,像是在抚摸爱人的脸庞:“我同样是在追求失去的东西罢了。只不过我需要更多的资金、技术和时间……抱歉,无论结果如何,我不会停下来的。”

>>> 

地下地下基地的环境过于阴凉,尤其是研究室中,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那丝寒意简直沁入骨髓。以至于闻香识走出来时不得不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适应了外面耀眼而温暖的阳光。

那张照片在离开前被陆夫人丢给了他,现在被他捏在手中,用力到压出了褶皱。

之前的刀疤脸还站在门口,看见他后憨厚地笑了一下,脸上的刀疤扭成了奇怪的形状。

出乎闻香识意料的是,那个代号“Fenda”的AI在他离开基地范围前拦住了他。身材单薄的少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抬起半透明的手指写下了一串地址:“喏,把这个记下来,夫人给你的是那个黑商的提货地址,他不知道黑商不住在那边。”

闻香识在心里背下了那串字符,点了点头:“谢谢。”他没有询问对方这样做的理由,只是绕过了面前那个虚拟影像,一步步地离开。

少年偏头看着他的背影,由虚拟光电构成的眼眸眨了两下,看不出悲喜。

>>> 

今天的阳光……也很好呢。

闻香识靠在墙壁上看着天空发了很久的呆。许久之后他低头摸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面包在冰箱里,记得热一下。」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别一直打游戏」,发送出去。

他在心里默背了一遍Fenda给他的地址,准备前往传说中富人聚居地的城市中心。

太阳仍照耀着他之前站立的地方,透过城市的防护层洒下温暖的阳光,将藏在楼宇间的阴影照亮。

TBC

————————————————

好想揉揉黑夫人

喜欢的话留个言w


评论(13)
热度(87)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