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陆散】关于衣服所引发的后续(H,白T恤你们懂)

前方开车慎入。

被散人的大白腿和白T恤撩了的后果。

本来是想拉灯的,最后决定做一个好司机。

题目起着玩系列。

食用愉快w

以下正文

————————————————

“行,我知道了爸妈,你们玩得也开心点啊。”散人将自己的父母送出了门,转身回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看着自己的陆夫人,眼神越发的怀疑,“喂,你不会是真的盘算好的吧?”

陆夫人依旧是一脸随意的笑容:“哪会啊~我怎么会知道叔叔阿姨今天晚上出去朋友家,还出去一晚上对不对~再说了我下午才来,啥都不知道啊。”

“那…那你肯定也是跟他们说了点什么……你那么会说话。”

“诶嘿☆”陆夫人这次没有反驳,只是对着他笑得见牙不见眼。

“嘛啊夫人你这个人……”散人撇了撇嘴,示意陆夫人跟着他去自己的房间。

事实上,他完全没想到陆夫人会突然来他的家里。按理说,陆夫人这段时间以来和他同样不停奔波,又因为ChinaJoy在上海多留了好几天,怎么想也应该直接回到沈阳,狠狠地补个几天的觉。但是这家伙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连家都没有回,在ChinaJoy结束后直接从上海飞到了天津,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直接把他的父母支出去了整整一个晚上……

散人看了看陆夫人眼下淡淡的青色,掩饰般地把那点担心收了回去。

——谁知道他想干嘛。从来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家伙。

>>> 

散人的房间里开着空调,凉爽的空气让陆夫人心里隐隐的急切稍微减少了一点。他在身后带上了房间的门,抬高了手,指尖似有似无地拂过散人露在外面的侧颈。

“干嘛呢你……!”散人害羞般地躲了一下,像往常一样想要把父母搬出来做挡箭牌,但马上又意识到这个借口似乎完全没用。还没等到他脸上的热度消退下去,陆夫人已经又靠了过来,这次是站在极近的距离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里带着某种颜色很深的东西。

“傻蛋,那次穿的白T恤……再穿一次给我看吧?”

散人被他的目光烫了一下,紧张地咬了一下嘴唇,却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他当然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知道陆夫人大老远地跑到他的家里是为了什么。

……那他为什么要拒绝呢?

陆夫人自顾自地看着他无措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眼底的神色越发深沉:“你都不知道,自己那个样子有多……”他想了想,笑意里带上了更多的味道,“我那天真是想直接把你按在床上,看你还那样乱露……”

“你、你别说了!”散人被陆夫人不加掩饰的话激得又羞又臊,脸颊慢慢浮起了一片红色。他埋怨般地拧了一把陆夫人腰上的软肉,绕过对方在衣柜里翻了翻,抱着白色的布料向外走,“我去洗个澡……”

“对了傻蛋,这次记得连内裤都不要穿呦☆”

“你!”散人羞愤地回过头,脸上的红色已经从脸颊蔓延到了脖根。

陆夫人正好整以暇地坐在他的床上,笑得一片和蔼。

“……”散人觉得自己的脸颊烫得快要烧起来,最后还是在陆夫人难得强硬的态度下选择了放弃,认命地从怀里的衣服里拎出了一团柔软的布料,丢在一边。

>>> 

陆夫人翻看着手机里的视频。

事实上那场桌游的直播他录制下来了,但是他当然不可能把这种东西放出来。先不说会不会过审或者他们那一大票女粉会不会彻底疯掉,单是想到要把这个衣衫不整的散人分享给别人,尤其是某些狼一样的女粉丝,他就觉得自己不爽得要命。

最后,画面定格在散人站在离镜头很近的地方。两条长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他的眼前,而白T恤的长度则刚好在关键部位留下了一片阴影,看起来就像是下面没有衣服,留下了无限遐想的空间。

陆夫人盯着那片阴影,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片刻后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没出息的事情,心虚般地把视线转向门口,正对上了站在门口的散人的目光。

羞臊、无措,又带着一点点隐约的期待,配合着脸颊上的红晕,看起来微微的发着亮光。

他的头发还在湿漉漉的散着水汽,有几颗水珠顺着刘海落下来砸在锁骨上,又顺着皮肤的弧度滑进了衣领。他真的只穿了那件稍长的白T恤,胸口的布料被水渍沾湿,隐约透出轮廓。T恤的长度刚好盖住臀部,将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由于冷气而紧张地并紧。

陆夫人轻轻地勾起嘴角,对着他伸出手:“来,傻蛋。”

                   ↓ 

前方高能,点我上车

                   ↑

END

————————————————

本来想写详细点或者玩点play之类的……但是我真的不会写陆散h。

这对黄暴不起来只能到这个程度了……

以及。喂喂听见没有,某些狼一样的女粉丝,收敛点口水要下来了。别看了说的就是你(눈_눈)

喜欢的话求个留言w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28)
热度(172)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