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绝陆】无可挽救(酒后,黑化,强X,H)

被wps强吞了一篇文的悲愤心情化为实体的结果。暴虐一把夫人泄愤(x)

强X有,出血有,崩坏有,黑化有,慎入。不适请立刻右上。

 以下正文

 ————————————————

漆黑一片的卧室弥漫着酒精的味道和液体被大口吞咽的声音,随即响起了易拉罐被放下的动静,碰撞到地上不知多少的空罐,激出了清脆的声响。

修长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推开一个又一个只剩残留液体的空罐:“怎么就没有了……”一双澄澈的眼被酒精染得发红,小绝近乎绝望地攥紧了拳,指甲扎得手心生疼。

原本只是心烦得睡不着,想要试试用自己不擅长的酒精平复纠结复杂的心情。却没想到随着一听听啤酒越开越快地见了底,那个人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与其他人插科打诨、嘻笑怒骂的表情反而在脑海里越发鲜明。

为什么,就不能对我不一样?我对你来说,真的只能是弟弟吗?

难道好不容易在今天终于十八岁的我,在你眼里永远只是个孩子吗?

在愤怒和委屈的不断扩散下,本就不佳的酒量助长着酒精带来的刺激,在大脑中一点点地蔓延,直至将理智吞噬殆尽。

他猛地站起了身。

眼镜早已不知扔到哪里去了,但模糊的视线和黑暗的房间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妨碍,直直地走向房门。脚下空空如也的易拉罐被踢得滚到一边,在安静的房间里发出刺耳的声响。

>>> 

凌晨两点,紧闭的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

相隔不远的另一间卧室稍大一些,没有拉上窗帘。略显空旷的房间洒进了一抹月光,正好将中央的大床笼上些许光亮。床上的被子略微鼓起,勾勒出随意蜷缩侧卧着的身体曲线。

“…………”小绝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眼底除了完全失去理智的疯狂,更多了一丝阴沉的色彩。他迈开腿几步绕过床,抬手将窗帘拉上,将明亮的月光尽数挡在窗外。

“嗯……绝?”陆夫人被窗帘的响动惊醒了。他带着困意翻过身看着对方,却被小绝周身环绕着的压抑气息吓了一跳。

窗帘被拉得很严,在深夜里透不进一丝光亮。陆夫人看不清小绝的表情,只能看见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眨也不眨地死盯着他,泛着隐约的疯狂。

              ↓

前方高能,慎入

              ↑

END

————————————————

写得自己都很……总之就是这么一篇纠结的文。第一次尝试这个内容,虽然一气呵成但似乎完全没写出来感觉。

求个留言w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9)
热度(47)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