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闻绝】据说你喝醉了(短,酒后,甜)

某绝搞事情。好气啊,怎么说呢,有种感觉——

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大白菜……

让隔壁圈的猪拱了!!!【x】

然而我比较在意闻香微博转发的那个绝,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莫名是,粉红色……

超诱人。

以下正文

————————————————

“啊,那么好的,我们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闻香识瞥了一眼旁边手机屏幕上自动显示的短信提醒,打着招呼关闭了直播。

连电脑都来不及关,转身抓起手机,穿着拖鞋就跑下了楼。

路边停着辆出租车,站着的一群人小绝差不多都跟他介绍过,IG的队友,然而关键人物自己却趴在其中某个人的肩上,软成了一摊泥。

闻香识刚刚靠近一点就闻到了一股酒味。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把人接过来,看了一眼那几个大多数依旧站得好好的人,语气中多少带了一点埋怨:“怎么喝了这么多?”

“啊……我们一起出去的,也没想到小绝酒量这么差……”旁边的人讪笑着有点尴尬。闻香识没有多说什么,打过招呼后架着人往回走,却没想到刚进家门,之前还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小绝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蹭了蹭他的肩膀抬起了头,一脸傻笑:“唔……香香啊……嘿嘿…………”

“你还好意思嘿嘿……”闻香识无奈地把他扶到床上,一肚子埋怨却也没法说出口。他深知不能和酒鬼讲道理,索性没理他,出去端了杯水喂了两口,“喝这么多……怎么样?想吐吗?”

“嗯……”小绝似乎半天才反应过来他问的什么,摇了摇头自己倒在床上,却也不像是要睡的样子,而是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愣愣地看着。

“怎么了?”闻香识又好气又好笑,凑过去问他,结果小绝只是翻了个身蹭了蹭床单,然后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裤子:“香香……好热…………”

那双手不知着了什么魔,脱衣服的速度比平时硬生生快出去几倍。还没等闻香识反应过来,牛仔裤已经被小绝丢开了老远,坦露着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跟他喊热。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小绝似乎热得有些难受,烦躁地蹭着双腿。闻香识盯着对方被整个染成粉红色的皮肤愣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真的,不会喝到这种地步啊……喂喂!”

半句话的功夫,连内裤也被他自己扒了下来,差点甩在闻香识脸上,得意洋洋地傻笑着,正撅着小屁股趴在床上,在和身上最后一件T恤斗争。

妈的,再这么下去,真要擦枪走火了……

闻香识直着眼睛站起来,不自觉地吞了一下口水:“我去拿被子……”

“别走啊香香……”床上的醉鬼听到这句话却立刻放开了身上仅剩的布料,死死揪住了他的衣角,不知为何就是不让他走。似乎还嫌不够,一只手直接攀上了他的腰,把他的裤沿和皮带一起紧紧抓在手里,死活不让他离开半步。

闻香识彻底被闹得没脾气了,重新坐回床边问他:“你说,你想怎么样?”

结果那小子只是看着他傻乐,连之前纠结半天的衣服也不再管,整个人蹭了上来,八爪鱼一样抱紧了他的胳膊,赤裸的腿根无意识地擦着他的腰。

“……”闻香识低头看着小绝整个都在发红的脸,咬牙可怜了一发自己已经硬得快要爆炸的小兄弟,最后还是放弃了趁人之危的做法,“小绝,那你让我去洗个澡,好不好?”

……

没用。

小绝还是一点撒手的意思都没有,满脑袋的毛乱翘,带着浓重酒气的嘴唇凑上来没头没脑地糊了闻香识一脸口水。他看着闻香识镜片上留下的水渍,高兴地冲着闻香识的嘴唇咬了一口,没轻没重地差点让闻香识叫出声。

“……小绝啊,你先冷静一下……”闻香识觉得自己真的要欲哭无泪了,硬生生憋出了满脑袋的汗珠子,拼这最后的意志力试图劝服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狗。结果小绝压根没听他说话,反而兴致勃勃地低下头想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

——戳了一下闻香识高高撑起的裆部,满脸认真:“香香,你硬啦。”

一同在视线里飘的,是赤裸的双腿、圆润的臀瓣、因为脱了一半而卷在胸口,露出瘦削的腰肢和半边胸口的T恤……以及全身都染成粉红色的诱人皮肤。

……闻香识觉得自己脑子里的弦,终于崩断了。

他一把扛起小绝的腰扔在床上,也不管入手的皮肤是不是一片滚烫,整个人覆了上去,眼底一片深色的欲望:“本来吧,跟别的男人出去喝这么多就没准备放过你,还主动挑事情……你自己选的哦。”

END

————————————————

才没有半路刹车。嗯。

香香请大力地折腾小绝到哭,千万不要心软!

求个留言w

评论(31)
热度(92)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