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守望先锋/源藏】寿司(短,甜)

日常向清水甜文,一发完,微双飞。

关于源氏改造后不能进食的问题,脑补出了“从哥哥那里尝味道”的莫名梗233

以下正文

————————————————

饱满、洁白的米粒在手指间灵活地上下翻飞。那双手十分好看,骨节柔韧,十指修长,却偏偏在掌心和指腹磨出了经年的硬茧。

米粒被细心地压平,放上酱瓜、肉松、三文鱼……

“哥哥,要帮忙吗?”源氏侧身坐在窗台上,手里随意地把玩着被取下的面甲,眼底映着轻快愉悦的笑意。阳光在机械甲的表面镀上一层明亮的柔光,划过线条漂亮的轮廓洒进守望先锋总部的厨房,在半藏的手边铺下一层细碎的金色。

半藏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别添乱了。待在那里好好充你的能。”

源氏其实很想告诉对方自己的合成能源早就被太阳能补足了,但他只是笑了笑,偏头继续看着半藏将所有的食材布置好,卷成一条。

切分,装盘。

记忆里多年前曾无数次看过的场景逐渐重合在一起,只是视线的边缘缺少了花村繁盛的樱树,而是一片寂寥高远的蓝天。

安吉拉从厨房外走进来,对着源氏挂在窗户外的大半个身子愣了一下,皱起了秀气的眉峰:“源氏,小心你的机械甲充能过热……”不过最后她似乎还是放弃了管他,转而对着半藏露出了一贯的温柔笑容,“多谢你了,半藏。真是不好意思,明明是我提出来要给法芮尔办一个生日宴会,结果都要你们帮我准备……”

小美正端着一锅热腾腾的咖喱从厨房另一边走过来,听见安吉拉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不用客气,都是顺手的事情嘛。”

咖喱浓郁的香味随着小美的背影一起飘出了门。安吉拉接过半藏手里的盘子,在离开前对着他拈起一块递过去:“尝尝看?你自己还没吃呢吧。”

半藏在来得及拒绝前嘴里就被塞了一块寿司,只能对着安吉拉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一旁的源氏抛着手里的面甲,转过来脸:“博士,多谢操心了。我这个哥哥可是从来不知道照顾自己……”

后半句话被半藏一个压抑着怒气和窘迫的眼神所打断。安吉拉掩着嘴唇笑了笑,托着手中的寿司离开了厨房。

“源氏。”半藏看着自己的弟弟终于滑下了窗台,却是朝着自己走来,步伐轻快而笔直地靠近,微微皱起了眉。

闪着金属色泽的机械甲在离他极近的位置停了下来。源氏平日总是藏在面甲下的飞扬眉眼带着轻佻的笑意,直勾勾地看着他,不知为何反而生出了几分压迫感。半藏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后退的冲动,却在没来得及恍惚之前就被对方冰凉的金属手指抚上了脸颊。

“什么味道的,哥哥?”源氏的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指尖顺着颌骨的弧度靠近了嘴唇,在碰触到唇线前揽紧了他的腰,身体完全贴过来,“让我尝一尝……”

口腔几乎是立刻被毫无章法地侵犯了个彻底,不安分的舌尖刷过黏膜,搅出了令人羞耻的水声。半藏无措地伸出手想要推开他,却在犹豫之后收起了力度,纵容般地按着对方覆盖着坚硬金属的肩膀。

对于源氏来说,这具身体早已失去了进食的能力和必要,但他依旧可以用自己残存的味觉去感受,重温那些他早已失去了的味道。

“让我想想……”源氏离开他嘴唇的时候,那里已经被咬得滚烫,不用想也知道肿了起来,多半还色情地泛着水光。源氏赤裸裸的目光不加丝毫掩饰,带着欲望看着他通红的脸颊,呆板的电子音听起来却像是情人间最最温柔的低语,“味道很好啊,是沙拉酱吗?”

“……千岛酱。”半藏窘迫地别过脸试图保持冷漠高傲的表情,从发梢下露出的耳根却是一片通红。

“哦,不好意思。”源氏的表情毫无歉意,环着半藏腰肢的手臂渐渐收紧,“抱歉搞错了味道,毕竟哥哥的气息更鲜明,而且太诱人了不是吗?”

“喂……源氏!这里……不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那群家伙毕竟不会没眼色到这个地步。

源氏在将半藏的上半身压上料理台的时候这样想着,着迷地盯着撒落在深色皮肤上的明亮阳光。

>>>

安吉拉小心地将手里的一盘寿司放在桌子中央,回头看见厨房影影绰绰的人影,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窗外阳光正好。

即使没有樱树,蓝天之下也有着最美的味道和时光。

END

————————————————

并不是特别了解关于寿司的知识,如果有问题欢迎捉虫w

求个留言w

评论(13)
热度(82)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