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实况rps/多cp】要命了!霍格沃兹进了一只嗅嗅(短,甜)

《你看,我会魔法》系列番外。架空二设,魔法,Harry Potter世界观。

cp闻绝,陆散,12M,道魔,铛奶,P芬等。

看了《神奇动物在哪里》忍不住要写这么一篇脑洞,不过由于时间线不太合适姑且作为番外篇。

学院及其他设定

以下正文

————————————————

霍格沃兹学院被人放进来了一只嗅嗅。

天知道是谁带进来了这么要命的东西。不过等到大家发现的时候,Mike的金属框眼镜、邪道长的皮带扣、12私藏的麻瓜打火机、散人的银制飞天扫帚模型以及无数金加隆和银西可,甚至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那盏华丽的吊灯……统统不见了踪影。

梅林的胡子啊,那个小家伙口袋里到底能装下多少东西?!

如果连羊皮纸卷的搭扣都不见了的话,那么不管是哪个学院、哪节课,自然是都没法上了。

于是,结果是这样的——

「1」

12在魔药教室的门口遇到了向陆夫人讨要近视药水的Mike,然而陆夫人同样一脸无奈地表示自己装在水晶瓶子里的几种魔药材料被偷了去,一时半会儿确实连这么简单的魔药都配不出来。看着Mike平日藏在镜片后冷静理智的眸子难得露出了迷茫无措的脆弱神色,12忍不住走过去揽住Mike就走,跑出去两步还不忘回头对着陆夫人喊:“陆老师啊麦扣我先带走啦,你什么时候配好药水再来找我们啊。”一边大步往前走,一只手已经不安分地沿着Mike细瘦的腰际滑动。

配好魔药?开玩笑,我的药材订单还没发出去,人就已经被你吃干抹净了吧?!

陆夫人嫌弃地撇了撇嘴,扭头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2」

魔王碰到邪道长的时候,对方正拎着裤子在走廊里乱晃,样子滑稽又有几分猥琐。在得知邪道长被偷走了皮带扣后,他忍不住暴出了一阵大笑:“哈哈哈哈人兽你tm是不是傻啊你是个魔法师好不好啊哈哈哈……”

邪道长一把按住他的嘴,抱着人拖进了一旁挂毯后的暗道。腰上摇摇欲坠的裤子失去了手的拉扯,“哗”地一下子全部掉在了脚面上,露出了骚气逼人的紧身花内裤和胯下被撑起老大一坨的清晰轮廓。他按着魔王的肩膀,借着身高优势把对方牢牢压在墙上,脸上的笑容戏谑而狂热:“我当然会用黏合咒的好吧。不用是因为好办事的啊。你看——”他伸手指了指隔着挂毯一片混乱的走廊,“都这个样子了还怎么上课……宝贝啊,要来一发嘛~”

他暧昧地低下头舔吻着对方的耳廓,胯下已经硬起的东西隔着单薄的内裤轻轻蹭了蹭魔王紧绷的小腹。

「3」

“卧槽什么鬼,连人兽也没影了……”小绝拉着闻香识艰难地穿过一片漆黑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脱力地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妈的连吊灯都偷走了,你确定它就是个魔法生物而已?”

“不然呢?”闻香识蹲在旁边查看自己的物品,“要不我把课本再给你看看啊?嗅嗅的魔法保护等级虽然只有XX,但是……”

“行行行我知道啦!”小绝皱着脸拒绝了闻香识今天的补课计划,“对了香香,你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闻香识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拎出了自己的钱袋:“东西到没多少,只是财产……”他抖了抖那个空空如也的袋子,“喏,下次要是去霍格莫徳,你可要借我点。”

“借你就借你啊又不是借不起,我们家那么大一个庄园,就算让我养你也养得起好吧!”

闻香识似乎被小绝这出乎意料的回答吓了一跳,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开心却又带着点玩味的笑容:“喂,认真的啊?你想好了,我可不是纯血统,说不定你爸妈连门都不让我进哦。”

“他们怎么想关我什么事。”小绝从床上蹦了起来,眼睛明亮地看着他,“我挑中的人,他们才管不了……”他猛地别过脸,发梢下的脸颊一片遮不住的绯红。

闻香识轻轻地笑了起来,站起身走过去,在那片滚烫的皮肤上印下一个无比珍重的吻。

「4」

天文塔上的风很大。散人趴在栏杆边,巫师袍宽大的衣角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陆夫人从回旋的楼梯走上来时,刚好看到散人脸上的落寞,他凑过去拍了拍对方微微翘起的短发,在得知是自己送给对方的飞天扫帚模型丢了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不高兴就这事啊,小公举?”

散人不满地瞥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把头埋得更低了一点:“那可是夫人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

“……”陆夫人难得地有点接不上话。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伸手戳了戳散人的脑袋,另一只手在衣袋里一阵翻找,“别气了啊。正好傻蛋,我给你带来个新的东西。”

散人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陆夫人张开手掌,宽大的掌心躺着一个闪闪发亮的小东西,在散人惊喜的目光下灵活地打开了翅膀,却在刚刚飞起时就被散人一把捏在了手里。

“金色飞贼?!这不是我第一次参加魁地奇的时候——”他高兴地握紧了手指,看着它在自己的指尖快速地扇动翅膀,“不过……比赛后不是要回收的吗?”

“帮你要来了呗。好不容易逃过了嗅嗅的洗劫,你给藏好了啊。”陆夫人站在一旁笑得弯起了眉眼,短发被风扬起了弧度,拂过那双目光温柔的眼睛。

「5」

铃铛和奶茶站在他们的寝室里,对着被卸下一大块黄铜的床脚目瞪口呆。

“它凭什么只偷我的啊?!”奶茶看着自己整个歪掉的床,欲哭无泪。

“谁知道。要不,你今天晚上跟我挤挤睡得了。”铃铛看了看奶茶可怜巴巴的表情,强忍着不露出幸灾乐祸的迹象,偏偏开口时却眼神认真。

奶茶本想说自己可以随便找个东西用修复咒凑合组装一下,但是话到嘴边却碰上了对方脸上隐隐有些期待的目光。他偏过头偷偷地笑了一下,愉快地点点头并开始提附加条件……直到铃铛的脸整个变成了无奈——却没有开口拒绝。

「6」

毛豆从一间本应空置的教室抱着头跑出来,一边快速逃离一边大喊“大P我错了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整个人简直手足无措,差点慌不择路地跑进了桃金娘的盥洗室。

——鬼知道让别人给他指芬达离开的方向,推门竟然会看到这种辣眼睛的东西!

梅林的胡子啊,哪个混蛋决定在门把手上镶的宝石啊?不知道万一门把手没了,不能锁门的后果吗?!!

>>> 

——总之,当一只魔法生物彻底打破了霍格沃兹的教学秩序后,总是会在混乱中发生一些不为人知的有趣事情。

于是最终的决定是,停课一天,动员全校的力量找出那只嗅嗅。

当陆夫人终于在一间空教室里找到它时,小家伙正在懒洋洋地躺在桌子上,忙着把一只比自己还大了点的奖杯往怀里塞。几乎和乌亮皮毛融为一体的小眼睛转了几圈,转身就要跑,结果还是被陆夫人一把扯住了后腿,毫无怜惜地拖了回来。

最终,陆夫人拎着它短短的两条腿,从那个不如一本书大的小家伙怀里抖出了几乎一个教室那么大的小山。

而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那盏巨大的吊灯正躺在小山顶上,最大的灯枝上挂着邪道长骚包的皮带扣,闪闪发亮。

END

————————————————

心疼毛豆,毛豆没有cp,沦为炮灰2333

关于那盏吊灯,既然赫敏的串珠小包装得下画框,那么嗅嗅的口袋装得下一盏吊灯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吧hhh(私设勿怪)

脑补了一下陆夫人一脸无奈拎着小家伙拼命甩的样子,真的太可爱啦ww

怎么办我也好想写护树罗锅啊……

继drarry后,一脚踩进gradence的新坑无法自拔。魔法真好。诸君,我又想学魔法了。

评论(7)
热度(159)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