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欧美圈。口味混乱无雷点,cp通吃。沉迷炖肉。
 

【神奇动物/gradence】来自黑暗的呢喃(ABO,H)

前方开车,注意避雷。

ABO设定一发完,真部长,轻微ooc预警。原作魔法世界观。

沉迷暗巷组不可自拔。

 以下正文

————————————————

Graves在街边走着,虽然漫无目的,但步子依旧是习惯了的快速和严肃。

被修复一新的纽约城在他眼里没什么区别,如同那场他几乎毫不知情的战争。如果说这些兵荒马乱的日子留给了他什么东西,那么也只有被Grindelwald囚禁时过量钻心剜骨和摄魂取念所带来的极度虚弱和神经焦虑。

对此魔法国会的决定是以“休假”为名,给了他一个从未有过的长达一个月的停职。只不过这难得的假期对于他来说,反而是岌岌可危的自尊上又一根沉重的稻草。

作为一个血统纯正的巫师,作为魔法国会强大的傲罗。作为一个alpha。

那些受到的虐待和屈辱,和同事们近乎怜悯的眼神,几乎要敲碎他的自尊。

Graves越发加快了脚步。随着日落,街边的麻鸡行人也寥寥无几。他漠然地一路向前走着,直到浓烈的,近乎爆炸般的信息素横冲直撞地扎进了他神经紧绷的脑海。

街边的小巷,由于两侧墙壁过近的距离而几乎一片漆黑,却异样地炸开了仅属于omega的,粘稠而又密密麻麻的诱人味道。

“啧。”Graves有些厌恶地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阴暗的巷口和周围已经开始躁动不安的人群,绷紧了唇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冷笑,一只手已经搭在魔杖的边缘。

在城市中心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发情期的omega,尤其是在Grindelwald从魔法国会手里逃走的敏感时期——已经足够引起怀疑了。

逐渐靠近小巷的深处,足以自傲的强大自制力使他的理智不至于受到信息素过大的干扰。不过即使这样,额角也隐约显出了汗滴。

一个优秀的omega……优秀的玩物和生育工具。Graves轻蔑地下了这样的判断,眼神越发冷漠,直到他看到了那个蜷缩在墙角,不断颤抖呻吟的身影。

本是差不多成年人的身形,却像孩子般留着幼稚可笑的短发,怯弱地蜷缩颤抖着,伴随他的每一下脚步声战栗抽泣。

“你……Credence?”

——那个第二塞勒姆的本该死掉的默然者。

                ↓

前方高能,点我上车

                  ↑

END

————————————————

本来想写一个冷漠霸道的真部长,最后发现太难。毕竟心疼小锅盖。

ABO其实只借用了一个发情期的设定……可惜。

求个评论w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31)
热度(239)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