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神奇动物/gradence】部长的魔法教学(短,甜)

真部长设定。日常向清水甜文一发完。

关于爆破咒和守护神咒的魔法教学,一个脑洞而已。

以下正文

————————————————

「默默然准确来说是魔力的另一种体现形式,只是由于未经控制而更加狂暴、黑暗。如果加以引导,重新转化为可控的魔力,甚至可能会比普通巫师更加强大。考虑到他的默默然的力量,一旦有人可以正确地重新教授他他魔法,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一位伟大的巫师。」

这是来自那位带着箱子的古怪英国巫师的原话。Tina把这张羊皮纸给他看的时候,同样把身边那个瑟缩着的男孩一并交给了他。

>>>

“粉身碎骨。”

还是没有反应。那张红木桌子仍完好无损地站在客厅中央,毫无变化。

Credence尴尬地保持着挥出魔杖的姿势,手指用力到指尖发白,脸上慌乱无措的神色已经再也掩饰不住。

Graves实在看不下去了。男孩那双湿润的眼睛看起来几乎要又一次哭出来,他有点无奈地从一旁的沙发上起身走过去:“手势不对。之前几个咒语不是没问题吗。”

他靠近了一点,随意地握住Credence的手。男孩的手掌单薄却宽大,十指修长,只被他包住了大半。他侧身站在Credence的身旁,语气自然:“看好了。”Credence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动,乖巧地任由Graves带着他画了一圈,又轻巧地弹动杖尖。

“教科书上一般会说「先一挥,再一抖」。不过我一直觉得这个描述实在太傻。”Graves放开了男孩的手掌,仍站在他的身旁,和他一起沿着魔杖看向那张桌子,“再试一遍。”

成年男人的掌心结实可靠,温热的感觉似乎还停留在手背上,几秒前那个极为亲近的姿势几乎把他大半个身子环在怀里,后背紧靠着胸膛。

像是一个拥抱。

Credence微微垂下头,虹膜上浮动着明灭的光。

男孩原本幼稚可笑的发型已经长长了不少,正好遮住耳尖的短发在摇晃中只露出一小抹可疑的红色。Graves没有过多在意,平静地看着Credence按照他的说法重新挥动魔杖:“粉身碎骨。”

客厅中央的桌子随着话音裂成了碎片,炸满了整个房间。

“不错。”Graves满意地点点头,奖励般地拍了一下Credence的肩膀,将桌子修复成原状。厨房飘来番茄浓汤的香味,Graves挥动魔杖向里面又加了点水,转头注意到Credence仍低着头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手指紧张地捏着衣角,将衬衣下摆抓出了深深的褶皱。

Graves看了一眼那块原本熨烫笔挺的衣料,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怎么了?”

“Mr. Graves……”Credence的声音带着点犹豫,“上次那个魔法……可以给我再看一次吗?”

Graves挑了挑眉。他在男孩面前放出的各类魔法可不是几只手数得过来的,总不能让他猜一个吧。他转身坐回沙发上,手指把玩着魔杖:“哪一个?”

“那个……召唤出…精灵的那个。”Credence像是不知如何直视他的眼神,把头埋得更低了一点。

“精灵?”如此麻鸡方式的含混说法让Graves微眯起眼,片刻后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你说的不会是这个吧?”

“呼神护卫——”

一匹健壮的狼从魔杖中跳出来,银色流光组成的身体矫健,皮毛下隐藏着流畅的肌肉线条,修长的四肢灵活而充满了力量。它悠闲地绕着客厅跑了一圈,最后停在Credence面前,高傲地看了他一眼,转身重新跃入了Graves的杖尖。

男孩脸上赞叹的神色似乎让Graves很满意,他扬着头收起魔杖,说:“这可不是什么精灵。它们一般被称为,守护神。”

Credence的目光停留在杖尖消失的那点微芒上,他微微抬起头看着Graves在沙发上交叠着双腿:“Mr Graves……可以教给我这个魔法吗?”

“这可是个高级魔法,Credence。不要总想着跳级。”

“我只是想变得更厉害一点。”Credence低着头喃喃地说着,声音低得Graves几乎听不见。片刻后他抬起头来,声音轻微却坚定,“教给我吧,Mr. Graves。”

拒绝的话语在舌尖滚了一圈,最后又被咽回了肚子里。Graves久久地盯着男孩脸上少见的认真神色,最终轻轻地弯起了唇角:“好吧。”

学不会又如何。只是费些时间罢了。

卧室里那一叠等待他核对的档案文件随之在他的脑海里闪了一下。但那又怎样呢。把睡觉的时间推后一个小时又不是什么难事。

“想想那些最美好的记忆。”他纠正男孩握着魔杖的姿势,悠闲地靠在沙发上交叉双手,“觉得差不多的时候说,「呼神护卫」。”

——最美好的记忆。

Graves看着Credence垂下眼,差不多一个月里悄悄长得过长的刘海将表情遮去了大半,只看得见轻轻颤动的睫毛,在紧闭的眼帘下方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Graves不禁有点怀疑自己让对方在那段冰冷痛苦的记忆中寻找美好是否太过残忍。但男孩只是攥紧了手指,抿紧的嘴唇显得更加单薄而缺少血色。片刻后他睁开眼,脸上的表情多少柔和了一点,只是眼底仍隐约浮动着暗色。

魔杖笔直地指向前方:“呼神护卫。”

没什么称得上变化的动静。杖尖的光芒只是很小地闪动了一下,未及一秒便消逝不见。

“不够,差得太多了。”Graves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填进了什么东西,沉甸甸坠得他难受。他不着痕迹地换了一下姿势,“你刚刚在想什么,Credence?”

男孩拘谨地别了一下目光,不过很快回答:“小的时候,和Modisty一起在街边……听剧院里面的歌声…………”Graves皱了一下眉,但Credence脸上向往的神色让他放弃了否定的想法,“很开心。那天是我的生日,居然还有Modisty会记得。但是很快Ms Lou过来了…………”男孩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未出口的话语像是被硬生生吞进了肚子里,只剩下苍白的尾音静静地灼烧鼓膜。

Graves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几乎想要让Credence放弃。但他只是在沉默了一会儿后重新开口:“换一个记忆吧,Credence。”

男孩听话地点点头,湿润的黑色眼睛盯着沙发的扶手愣了一会儿。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像是看着什么,又像是什么也没在看,直到它们轻飘飘地直视着Graves的脸,才能看得到瞳孔中明灭的光。

最美好的记忆……

刚刚被Mr. Graves带回来的时候他总是陷入整天整夜的昏迷。幻觉、梦境和现实交织,却几乎忘了个彻底。

——但脑海里总有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破碎画面。

手指触摸脸颊。粗糙的指腹一点点划过发烫的胸口,由于常年使用魔杖而磨出的薄茧将皮肤摩挲出色彩。舌尖滑过汗湿的腰侧。

明亮温暖。炙热。柔软湿润的嘴唇。

无措、慌乱、疼痛。意识到强硬的侵犯,想要冲破控制的默默然。

在血管中不停炸开的,无上的强烈快感。

没错,那是快乐。就算连真实性也无法确定,那也是最浓烈而炙热的记忆。

Credence的眼眶几乎又一次要湿润了,隔了不远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被水汽模糊了身形,但他完全可以一遍遍清晰地在心中描摹对方的样子。

Mr. Graves……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可以站在你身边。

“呼神护卫——”

杖尖微弱的光芒快速地闪烁,瞬间暴涨,照亮了整个客厅。一只不大的动物在银光下成型,跳跃着在房间里徘徊了一阵,不顾Credence局促不安的表情,亲昵地凑过去蹭了蹭他的腿。

“大猫?”一旁斜靠在沙发上的Graves随意地支着下巴,看向Credence的眼神一瞬间多了丝赞许,却巧妙地掩饰了下去。

“不……”Credence蹲下身,小心翼翼地用指背碰触那团银光,嘴角不经意弯起了藏不住的弧度,“它好像是一只特别黏人的…小狮子。”

Graves笑了起来,站起身走向厨房。经过Credence身边时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该吃饭了。”他低头看见脚边小小的猫科动物像是感受到了威胁,摆出防御的姿势炸起了毛,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Mr. Graves……听说做得好的孩子会有奖励,是这样的吗?”

番茄浓汤的味道不知不觉已经弥漫了整个房间。

Graves停下脚步,侧过脸给了他一个轮廓清晰的轻松笑容:“说的没错,Credence。”

END

————————————————

总觉得又ooc了……我只是想发个糖而已。

沉迷Ezra无法自拔。

求个留言w


评论(5)
热度(129)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