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型摸鱼选手。
 

【HP/GGAD&蝎思】远行(短,甜)

cp为HP系列的格林德沃x邓布利多,及斯科皮x阿不思。清水,攻受无差,一发完。格邓重生设定,师生关系。

时间设定《被诅咒的孩子》一年后,孙代五年级。文中所有“阿不思”指代邓校。

前文

以下正文
————————————————

这原本将毫无疑问是个美好、轻松的暑假。但古板顽固的老教授却不愿接受任何电子版的资料哪怕是传真作为教学内容,因此刚刚入职没几个星期的格林德沃先生就被直接抓了壮丁,顶着夏日的阳光穿越大半个英国去取一份旧资料,仅仅是为了作为下个学期的教学内容。

几乎被完全打乱了安排的盖勒特自然是不满的。于是他半强迫地将埋在书堆里的阿不思拖出来,与自己同行。

>>>

“盖勒特,你明明可以自己来的。”阿不思擦拭着手中的眼镜,漫无目的地抱怨着对方孩子气般心血来潮的行为。他身旁的盖勒特对此只是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继续盯着往来的人群上下打量。

已有多年历史的国王十字车站即使放在现代也承担着不小的交通压力,站台上行走着各色形色匆匆的旅客,带着无论何种时代都相差无多的神色,踏上自己的旅程。

阿不思的手指顿住了,目光不可抑制地飘向了站台深处。

盖勒特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会儿后开口:“阿不思——”未能出口的话语却被突发的异常情况打断。

“先生!先生!小心——”阿不思只来得及向旁边躲了一步,一辆手推车“咣”地倒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车上的皮箱、书本,以及一个装着猫头鹰的大铁笼挣脱开捆扎着的绳子,乱七八糟地散了一地。那个原本扶着手推车的男孩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黑色的短发显得有些凌乱,手忙脚乱地拍打了一下膝盖上的尘土,尴尬地抬起头:“抱歉先生,我可能跑得有点快了……”男孩大概有十五、六岁,还未完全长开的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一双清澈的绿眼睛让阿不思差点将那个熟悉的名字脱口而出。

但他只是和善地笑了笑:“你没事吧?”男孩局促地摇摇头,安抚着笼子里受了惊的猫头鹰。阿不思蹲下身和男孩一起整理地上的书本,在拾起一本边角被翻得发白的《神奇动物在哪里》时轻轻笑了一下。他没有对少见的羽毛笔提出疑问,也没有对复古的羊皮纸表示好奇,连身后原本抱着胳膊看好戏的盖勒特也不情不愿地被他打发去帮忙将男孩的皮箱拎回手推车上。男孩脸上原本的紧张和担心渐渐放松下来,不住地向两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道谢,颜色漂亮的翠绿瞳孔多出了一丝笑意。

“阿不思!阿不思!”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急匆匆地穿过人群跑过来,淡金色的短发被汗水沾得贴在额头上,“都说了让你不要跑那么快……”他理了理自己跑得有点凌乱的衬衣,很有礼貌地对着阿不思和盖勒特点点头,“抱歉,二位先生。”

阿不思对着他颜色醒目的头发和胸口描绘着蛇形的绿色徽章颇有兴趣地挑了一下眉毛,不过依旧只是笑了笑。还在整理东西的男孩将坩埚塞回箱子里,有点不好意思地向阿不思介绍他的朋友:“先生,他叫斯科皮.马尔福,我的……好朋友。”他在说最后一个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悄悄低下头,耳尖泛起了不引人注目的颜色。斯科皮似乎觉得这样的说法有点好笑,不过只是侧头看了一眼男孩羞涩的目光,“然后,我叫阿不思。阿不思.波特。”

阿不思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两个男孩自以为不为人知的眼神交流和空气中隐约浮动的青涩味道。但他身后的盖勒特似乎对男孩的自我介绍更感兴趣一点:“阿不思?”

波特家的男孩有点拘谨地对上盖勒特玩味的目光:“我爸爸给我起的名字,为了纪念我们以前的校长。”

“喔——”盖勒特脸上挂着半真半假的夸张笑容,连眼睛都弯得眯了起来,“那他一定是个伟大的人。”一只手却在同时悄悄绕过阿不思的身后,暧昧地捏了一把对方的腰侧,换回一个不满又无可奈何的瞪视。

男孩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被身旁的斯科皮打断。斯科皮再次看了一眼腕上做工精致却造型奇怪的手表,歉意地对阿不思和盖勒特报以笑容:“抱歉先生们,我们的车快要开了。”他转向自己不太乐意的同伴,“快走吧,阿不思,父亲他们一定早就等在站台上了。”

>>>

男孩们推着手推车并肩奔跑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站台深处的人群中。阿不思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出神,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很留恋吗?”盖勒特伸手搓弄着阿不思肩头的一缕鬈发,重复着将那撮红褐色的小卷缠绕在指尖又松开的动作。目光却在对面的墙壁上焦躁地滑动。

“你弄疼我了,盖勒特。”阿不思阻止了盖勒特越发仓促的动作,握住对方的手腕将自己那缕快要缠紧的头发解救下来。他转过身,盖勒特的脸上仍是一贯放肆不羁的随性笑容,他却不岀所料地在眼底翻滚的情绪中分辨出了紧张和不安。

“只是怀念而已。”盖勒特的手还被他握着。阿不思偏过头,快速却专注地在白皙的手腕上吻了一下,镜片后的蓝眼睛闪烁着顽皮而明亮的光,“快走吧。听说这条线路风景一向不错,车上好像还有柠檬雪糕卖。”

盖勒特笑了起来,神情轻松愉悦,脸上飞扬的神采一瞬间似乎回到了那个与爱人在树篱下拥吻的遥远夏天:“好啊。不过那么甜的东西,我可从来不喜欢吃。”他反手勾住阿不思的手指,跟着他登上列车。

十一点整。伴随着汽笛的长鸣,列车准时驶出站台,穿行在绿意颖然的旷野上。那些列车有着不同的样式和目的地,却都满载着对于未知的希冀,如同无数个夏天做过的那样,驶向同样遥远而美好的远方。

END

————————————————

求个留言w

评论(10)
热度(84)
  1. 凌慕然八尾甲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