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人鱼系列-陆散篇】最漂亮的尾巴和最重要的你(人鱼AU,甜)

实况RPS相关,本篇CP:陆夫人x散人。12M篇请走→这里

新坑预警。人鱼AU,系列文。

论海巫陆麻麻是如何搞定家养小可爱的。又名《如何把养子变成男友》。下周更闻绝篇。

以下正文

————————————————

人鱼的族群里存在一种特殊的身份——海巫。他们一般总是只身一人,居住在群落的最边缘,终日和那些气味诡异的药剂和坩埚为伴。他们区别于其他人鱼的特殊知识和能力让族人敬畏而惧怕,在经年累月的传说中渐渐成为了阴暗可怖的象征,仅仅在需要药剂的时候才会不情不愿地想起他们。

陆夫人就是这样一名海巫。他住在深邃的海沟边缘,远离群落聚居的好地方,也远离温暖的洋流和漂亮热闹的鱼群。

但陆夫人无疑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他一向懂得如何给自己添乐子,就算是实在没什么可以拿来娱乐的,海沟附近生活的那些缺乏色彩和智慧的小鱼在他眼里同样是朋友。

但不得不说,这些多少还是让他有点遗憾的——天知道他有多喜欢比自己年龄小的孩子们,又多容易受到他们欢迎。群落里那些还没有他尾巴长的人鱼崽子们常常像是被磁极吸引一般来找他玩闹,一边咬着他刚刚做好的鱼干一边惊叹着围观巨大的坩埚。

只是显然,随着成长,那些成人口中的传说渐渐让孩子们学会了“融入人群”,甚至会在遇见他时和自己的父母一样露出敬畏又不信任的目光。

新生的孩子们来了又走。海沟附近一次次重新变得寂静。陆夫人安慰自己说这样也好,毕竟再也不需要他操心坩埚里的药剂会不会把孩子们烫伤,或是那些危险的药材究竟该藏在哪些地方。

只不过这次偏偏在陆夫人想开了之后,出乎意料的发展再次令他头疼不已。那些孩子们一个个离开了他的身边,然而唯有一条小小的人鱼崽子,看起来完全没准备和自己的同僚们做出一样的选择。

“我说,散人……你是不是该回去了?”陆夫人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问出这个问题了。然而那个小家伙依旧占着他的贝壳床,蜷着因年龄不够而没有着色的尾巴傻笑:“我不想回去啊夫人……你今天也留我一起睡好不好?”

陆夫人有点无可奈何地叹气,尽力不让自己脸上那丝高兴的笑容表现得过于明显:“那……最后一次啊,下不为例!——诶!傻蛋别碰那边的药材!”

>>> 

散人是群落里最受欢迎的孩子,从小就聪明伶俐讨人喜欢。他不幸为了保护群落而早逝的父母也让长辈们对他更加疼爱。只是让太多人不理解的是,散人似乎完全没听进去那些关于海巫的遥远传说。陆夫人的小屋从小就是他最喜欢的地方,随着他渐渐长大,那里差不多彻底成为了他的另一个家,他在海沟边停留的时间远比在自己漂亮却没有温度和亲人的小房子里要长得多。即使完全看不懂那些复杂的药剂制作,他也依旧会兴致勃勃地盘在陆夫人尾巴边,着迷般盯着沸腾的坩埚和陆夫人忙碌的身影,满足地发上一整天的呆。

就这样,陆夫人静静地看着散人一天天长大,从还没有他尾巴长的小不点成长为让群落里的姑娘们脸红的帅小伙,甚至比他还要高上一点点。只不过喜欢黏着他这点从小就没变。而现在,散人正窝在他的身边,一边看着他搅拌坩埚里颜色诡异的液体,一边着迷地抚摸他的尾巴,忍不住不停发出赞叹的声音。

“夫人……你的尾巴真的太漂亮了……”

——没错,陆夫人作为人人敬畏惧怕的海巫,却无可置疑地有着整片海域最漂亮的尾巴。那些明暗交织的紫色鳞片覆盖着修长的曲线,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能显出渐变的色彩,如同傍晚在海天交接处遥不可及的晚霞。散人甚至觉得每一块鳞片的颜色都略有不同,但即使是这样,要有怎样灵巧的造物主才能拼出如此令人惊叹的完美作品?

“散儿,别玩了……”陆夫人不太自在地动了动,深紫色的半透明尾鳍随着他的动作扬起了水流,顺滑柔软得如同那些即使是岸上的人类都极为珍视的丝绸。尾巴向来是人鱼的敏感带,被散人这样玩弄了大半天已经让他连脖根都隐约泛着羞涩的红晕。更何况他可算是单身了多年,散人无意识的乱摸之下差点让他习惯了寂寞的小兄弟直接起了反应。

于是完全在状况外的散人十分听话地立刻乖乖收回了手。陆夫人看了一眼散人平静的表情,真的不好意思说,这样戛然而止的挑逗有多么让他哭笑不得。不过好在,散人很快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夫人你说啊,麦爷这次这是走了几个月了?他不会不回来了吧?”

“哪能啊。”陆夫人心不在焉地朝着坩埚里扔进一快发黑的骨头,“麦克老爷虽然和人类定下了关系,但他可没说有上岸的打算……估计再过两天就能回来。”

“……啊?就、定下了?!那他的寿命不就和人类一样短了……?”散人猛地坐了起来。如果不是陆夫人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的尾巴,还不知道要打翻多少个药剂瓶子。他无奈地捋顺了对方尾巴上那些因为激动而有些炸起的鳞片,认真地直视着散人清澈透亮的眼睛:“寿命算什么?那可是麦爷愿意把自己整个托付上去的人啊。”

散人没有说话,他认真他思考了一会儿,转而迅速被一只张牙舞爪的海蟹吸引了注意力。陆夫人知道他不会懂,不是因为年龄还不够大,只是这个傻蛋的脑袋瓜里大概根本没有这个概念。

但是天知道他有多想说出口。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要毫无顾忌地点醒他——一个人可以对彼此有多么的重要。

>>> 

不过说到底,对于脑回路神奇的散人来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爱操心又不坦率的陆麻麻搞到彻底头大。

几天后,他兴奋地冲进陆夫人的小屋,头发上挂着的海草和凌乱的气息明晃晃地告诉对方他究竟是怎样一口气从海面潜了下来:“夫人夫人,你的变腿药可不可以给我啊?”

陆夫人被他吓得差点掀了坩埚。似乎是那副呆滞的表情让散人有点着急,他伸出手指戳了戳陆夫人的脸颊,继续催促:“夫人?我跟你说,我觉得我爱上了一个人类……你让我去找他呗,反正你最新升级的药剂版本也不会疼……”

……好好好,“你觉得”。我他妈怎么不觉得呢?!

陆夫人觉得自己没生气。

他真的觉得自己没生气,只是有点僵硬地转过身:“不给。别闹,人类哪是那么容易让你爱上的,小心把命给搭进去。”

“哦。那,夫人你陪我一起上岸吧。”

…………啊?

陆夫人快被这九曲十八弯的脑回路惊呆了。他真的搞不清楚为什么谈个异地恋还要带上一个天然大灯泡陪着,以至于他几乎快要怀疑自己是否大了散人太多,已经完全落后于时代了。

“来嘛夫人。呃,其实我还没搞清楚那个人是谁……但我就是想让你陪我啊。”散人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那双浅褐色的瞳孔亮晶晶的,藏不住任何的心思,像是无数次让他着迷的那样,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眼里只有他的影子。

>>> 

最终陆夫人跟着散人一起上了岸。经他改良过的变腿药剂虽然不会太疼,但是碰到海水就会重新合成鱼尾,他实在是不放心让散人一个人操心这么重要的大事。

——没错啊,我就是不放心而已。谁关心他看上了怎样的男人。

陆夫人这样告诉自己,然后理直气壮,坦荡荡地开始用眼神视奸散人修长笔直的大腿。

倒是散人很是有点可惜的样子,不甘心地戳了戳陆夫人的脚踝,像是有点怀念那条天下第一漂亮的大尾巴。

>>> 

他们一起在海边的小镇上,混在人类中生活了三个多月。假扮人类的生活比陆夫人想象得还要容易些,多亏了这里纯朴的民风和陆夫人多操的那不知道多少的心,而之前Mike带回海里的,关于人类的那些消息也让他在另一个种族里周旋得更是得心应手,甚至交上了不少朋友。

只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散人。在得知了一见钟情的“心上人”早已结婚后,他迅速抛弃了之前的所有奇怪想法,转而开始在新奇陌生的人类世界玩得不亦乐乎,率性得陆夫人简直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压根就是为了来岸上玩这么一趟。

还好他们是在这么个地方上的岸,否则这傻蛋被人卖了恐怕都不知道。

“没有啊夫人,你要相信我。”散人认真地反驳,“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嘛?再说了,我之所以放弃了那个谁……”

——看看,这连名字都没记住。陆夫人好笑地撇撇嘴,没准备多顺着心里那点开心的泡泡发散自己的联想。

“诶夫人你听着啊。我跟你说,我觉得我会这样,肯定是因为我不喜欢他啊。然后,为什么不喜欢他……那肯定是有别的喜欢的人,才这么干脆?”

好一个疑问句。

——得了吧你,自己都没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喜欢怎样的人。陆夫人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凑过去揉了揉散人脑袋上翘起的那撮毛,宠溺地笑起来:“别想了。明天想去哪玩?我去借辆车。”

不急,该是他的,总会是他的。

>>> 

在岸上生活的几个月不仅让两个人玩得都很开心,同样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缺少海巫的日子终于让他爱面子的族人们意识到了药剂师的重要性,开始对他抱以尊敬和友好。

“瞎说什么。我才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陆夫人把下巴抬得高高的,看起来很专心地把手里那个不知道哪个倒霉鬼的破碎头骨砸成粉末。

不过即使陆夫人不说,散人也能从他轻轻拍打着的尾鳍看出来,他有多么的开心。

只是那些增加的拜访和搭讪让他有点不满。特别是那个自以为很漂亮的小姑娘,炫耀一样给陆夫人展示自己漂亮的长发,在陆夫人惊叹的目光之下满以为自己恐怕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殊不知陆夫人只是觉得那头保养完美的长发很适合拿来做药剂而已。

——傻蛋,夫人喜欢的可是短发!

——只有他最了解夫人……只有他才有资格可以碰触这么漂亮的尾巴。

这个想法让散人兴奋而着迷,他慢慢地凑过去,把下巴搁在对方结实的肩膀上。

在岸上的时候他们认识了有家产有地位却又从来不愿让自己闲下来——俗称吃饱了撑得,12Dora先生。那个没什么心眼并坚持自称船老大的土豪得意洋洋地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紧挨着沙滩的海边别墅、别墅里巨大的的水池和池子里正在晒太阳的许久未见的Mike。

以陆夫人的性格,自然很快和那样豪爽的汉子直接跨过“朋友”升级为“兄弟”,而Mike那难掩幸福和炫耀的笑容让散人不由自主地希冀起同样毫无保留的关爱。

但是此时此刻,抱着海里最漂亮的尾巴,脸颊耳边就是陆夫人柔软的短发,他突然后知后觉地想明白了什么。

——自己明明什么都不缺,不是吗?

“夫人?”他轻轻地叫起了对方的名字,不出所料地看见那双翠绿色的眸子迅速转过来看着自己,颜色漂亮的瞳孔满满的倒映着的都是自己的影子,容不下一丝空隙。

真奇怪?这双他从小看到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有多么认真,怎么就从来没注意过?

“傻蛋?”陆夫人看他许久不回答,有点担心地碰了碰他的侧脸,那样温柔的关切让他想起了在岸上体会到的日出,被阳光所包裹着的,发自内心的暖意。

>>> 

——很好,他的散人又傻掉了。

这个时候陆夫人正顶着散人的笑容,满心无奈。

怪不得他,任谁被这样盯着傻笑,都会很尴尬的好吧?

但是随后接踵而至的那个试探性的亲吻让这条多活了几百岁的人鱼、见多识广的海巫彻底不知所措了。他所能做到的就是像个被自己暗恋的女生强吻了的毛头小子一样傻在原地,直到散人不满地轻哼了一声才回过神——所以说他究竟是如何在神情恍惚的情况下十分自觉主动地加深了这个亲吻,甚至还把散人的嘴唇咬破的?!

真丢人。太丢人了陆夫人。这就是你计划了好久的第一次亲吻?你可要把海巫们这么多年塑造的冷漠理智的形象破坏完了!

不过除此之外陆夫人也确实来不及多想了。那颗聪明的脑袋彻底被烧坏了大部分线路,此时此刻他真的只能像个刚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把散人的肩膀捏得发痛,紧张地一字一句地告诉对方,自己有多么的喜欢他。

今天是个大晴天,灿烂的阳光透过海面,在海底的沙地上铺洒一层淋漓的波纹。海沟边的鱼大多没有漂亮的色彩,但多亏了机警的天性和陆夫人的调教,此刻都乖乖躲在礁石的缝隙里默不作声。

——不是什么特殊的好日子,也不是他计划许久的、氛围合适的告白场合。甚至还有一群煞风景的傻鱼在自以为很隐蔽地围观。

不过,一切都刚刚好。

END

————————————————

预告:下周末更新闻绝篇。没错就是12M篇那个提到的小男孩。

人鱼设定大好

求个留言w

评论(26)
热度(127)
  1. 七而遇.八尾甲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