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人鱼系列-闻绝篇】和我一起离开(人鱼AU)

实况RPS相关,本篇CP:闻香识x小绝。

12M篇请走→这里。陆散篇请走→这里


人鱼AU,系列文。本篇虐预警。


论如何与不同种族玩养成游戏。又名《为什么欺负我暗恋对象》。


以下正文


————————————————

小绝原本是小镇上最受欢迎的孩子。他可爱、机灵,又天生长了一张漂亮的小脸蛋,讨巧到没人在意他的生母是谁。在他的印象中,院长和嬷嬷们那时最喜欢干的就是抱着他走出孤儿院冰冷的围墙,在集市热闹的人群中一起给哥哥姐姐们挑选午饭的材料。

但他早已记不清这些是从什么时候结束的了。或许是镇长的儿子打碎了那个名贵的花瓶,却把迷茫的他推到大人们面前的时候;又或许是院长的金圣女像丢失三天后在他从未碰过的、积满灰尘的床底找到的时候……

现在,全镇的居民都忘了他的名字。在他们眼里,这个瘦弱单薄的小男孩的称呼是小偷、骗子、白眼狼和妓女的杂种…………

之前12常常在的时候还会从海上给他带回来各种各样的趣事或是随着鱼群捞上来的小贝壳,但自从12开始着了魔一般频繁的出海,便很难再有心思关心一个可怜的小男孩。他渐渐开始习惯于被忽视和欺侮的生活,每天傍晚带着被殴打出的青肿,将自己的身体在墙角的阴影中缩成可怜巴巴的一团。

>>>

这个镇子紧邻大海,离开最外侧的道路没多远,就是宽广辽阔的海面。

小绝有一片无意中发现的,只有自己知道的小沙滩。那个地方被礁石所环绕,只有他懂得如何小心翼翼地绕过尖锐的石缝和棱角,顺利到达那片没有人知道的秘密角落。

他无数次地在无法入眠的夜晚坐在那里看着海面发呆,有时甚至会吹上整整一个夜晚的冷风——虽然没人比他更清楚,哪怕是发烧到神志不清都不会有人关心他。

夜晚的海边很冷。但孤儿院里潮湿的床板总有办法显得更加冰凉。小绝漫无目的地抱着膝盖看那轮明亮的圆月,不知为何想起了12曾无数次挂在嘴上的那个疯疯癫癫的故事。

——人鱼?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我倒希望他们可以吃掉我……

他最终还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贴着礁石把自己看起来根本不像七岁的瘦小身体蜷成一团,把那张还带着婴儿肥的稚嫩脸颊埋在膝盖之间。

>>>

那天对小绝来说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如何非要算是的话,姑且可以算上厨娘又狠狠打了他一顿,抡着擀面杖把他撵出了厨房。

然而他只是被年龄更大的孩子抢走了早饭,想找点东西吃而已……

小绝再一次躲进了他的秘密沙滩,像是缩进了自己仅有的壳。他站在那片突出的礁石上盯着海天相接的远方,难得做出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举动——幻想遥远的,可能永远无法到达的陌生世界,但无疑这样的举动给他带来了些许快乐。直到他终于没站稳,直直地从礁石边翻进了海里。

——这可怪不得他。两天没怎么吃东西,那根坚硬的枣木棒又把他的小腿抽得青肿,仅仅是一个晃神之间,世界就掉了个方向,海面疾速地朝着他靠近着。

小绝那颗甚至还没经历过青春期的脑袋在被海水浸没前根本没多想。他唯一觉得有些遗憾的是自己还没来得及等到12这次回来履行承诺,带他亲眼见见那条人鱼有多漂亮。

>>>

小绝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过海水有多凉。他的确会游泳,但饥饿和疼痛让他不太想挣扎,直到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托住了他的身体。

那双手臂带着他重新浮上海面。破水的时候小绝看见刚好从云层后跃出的阳光,把他的秘密海滩照得一片金黄。

同样闪闪发亮的还有一条大尾巴,黑色的鳞片敷着一层亮晶晶的水光,半透明的尾鳍轻飘飘地顺着水流扬起弧度。

“呃、你还好吧?”那个看起来大了他十几岁的年轻人关切地把脑袋凑过来,同时试图欲盖弥彰地把自己的尾巴藏进水面下。他挠了挠那头有些凌乱地打着卷的短发,终于忍不住揉了一把小绝白嫩嫩的脸蛋,“我说小家伙,你真可吓了我一大跳。下次可别这样,我可能会真以为你想不开的——开玩笑,你才八九岁吧,哪里懂什么叫想不开啊!”

小绝愣愣地看着他自我吐槽,只觉得对方亮晶晶的眼睛比教堂的彩绘玻璃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

就这样,小绝多了一个朋友。

闻香识从不在意他的出身,更不会相信那些恶意的排挤和中伤。他常常给小绝带来些新鲜又美味的小鱼干,甚至有时会带他游到人迹罕至的珊瑚礁附近,隔着澄澈的海水看那些漂亮的小鱼。

而每当小绝来到礁石旁边静静等上一会儿,他就会顶着湿漉漉的短发游过来,一边让小绝抱着他光滑冰冷的尾巴数着鳞片,一边轻轻地为这个太早失去关爱的孩子哼唱没有调子的歌谣。

闻香识的声音很好听,那些无法用人类语言表达的意思被他用来安抚孩子脆弱受伤的心。小绝总是着迷地紧紧抱着他的尾巴,靠在他的身边渐渐安心地睡去。

闻香识从不缺朋友。但他就是从看见的第一面起就关注着这个孩子,直到半年后在礁石下救下他。那些来了又去的眼眶下的青黑和关节的瘀血总是让他觉得心疼,却又无从干涉,如果不是小绝年龄太小,他甚至想问问对方,愿不愿意背离岸上的种族,和自己一起到海下去生活。

>>>

日子一天天、一年年地流逝过去。小绝渐渐长大了,艰难地从瘦小的身体中抽出了修长的个子。但那些人只会看着他渐渐显出棱角的精致脸蛋,讽刺他不知道死在哪张床上的、靠着出卖身体为生的生母。

小绝没把这些告诉难得回小镇一次的12。他知道对方在小镇外盖起了一座惊人的别墅,也听说他找到了真爱。他发自内心地为对方感到高兴,却不愿将自己苦闷的生活分享给这个对他来说如同哥哥的年长男人,他不想让对方为了自己凭白无故地操心。

小绝越发喜欢停留在海边,而这样怪异的举动却更加让那些人将他的精神状态无端作为新的讽刺对象。

但他真的早就不会在意那些人的目光。他唯一会不甘地攥紧拳头的时候是听见诸如“不知道哪个怪胎才会能够忍受和你相处”,这样的讽刺会让他觉得对方侮辱了闻香识。

“小绝?今天这么早就出来了?”闻香识正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梳理头发,听见身后的响动,微笑着扭过头看着他。小绝觉得这么多年来他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变过,无论是轮廓俊秀的脸颊还是那条令他着迷的大尾巴——漂亮却强壮到足以拍晕一条小鲨鱼,都像是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样,让他无法移开目光。

“香香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小绝低着头避开闻香识带着温度的目光,脸颊因这样直接的关注而微微发烫。他走过去帮闻香识取下了一截缠在头发里的珊瑚碎片,指节无意识地擦过他脖颈后白皙的赤裸皮肤。

闻香识轻轻笑了笑,犹豫着最终没有告诉小绝自己眼神里真正包含着的东西。他从礁石上灵活地滑下来,牵着小绝的手慢慢迈进海里,领着他直到海水刚好没过胸膛。

小绝着迷地看着人鱼环绕着他游动,为了每一次鱼尾拍打的流畅弧度而发出小小的惊叹,为了那些柔软地飘散在水流中的发丝而快活地扬起唇角。

这是个没有云朵又没有月亮的夜晚。满天灿烂的繁星被水面映成了两倍,像条华丽的毯子将天空和大海裹在怀里。而透过水面的倒映,那条尾巴像是在星空之间轻轻划动,在高远的天空上没有拘束地游荡。

闻香识从距离小绝一臂远的地方钻出海面,微笑着迎着他的目光。小绝慢慢拉近了那点距离,直到手臂完全贴上人鱼冰凉细腻的皮肤。

海水的浮力总能带给他一种近乎做梦的不真实感,似乎要被什么东西托举着离开地面,从此可以永远不再回来。鱼尾完全浸在水里的闻香识比他还要低不少。小绝看着闻香识漆黑的瞳孔,慢慢俯下了自己的脑袋。

他似乎听见闻香识释然地叹了口气,但这些都不重要了。被对方的舌尖侵犯进口腔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想起了不知在哪听过的、关于人鱼的嘴唇和生鱼片的比喻,突然赞同地低低笑了起来,引起闻香识惩罚般更深、更用力的亲吻,将嘴唇吮吸得滚烫。

>>>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远可以被隐瞒的。就像是人鱼的存在,又像是所谓的秘密海滩。

被人发现的那天小绝正和闻香识并肩躺在沙滩上,分享一条新鲜的小鱼。人鱼的生理构造比较适合生冷的食物,但闻香识一向喜欢小绝亲手烤得焦香的鱼肉。他甚至都拿不准应该先吃手里的食物还是面前脸颊被火烤得发红的自己的恋人,最后他咬了一大口鱼肉又狠狠吻住小绝的嘴唇,让鲜嫩的味道同时遍布两个人的口腔。

他们都没有意识到不速之客来了又走。而那个人再次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大群举着鱼叉和弓弩的小镇居民。

“我就说了你是个怪胎……”镇长的儿子鄙夷地看着他,语气像在说什么令人恶心的脏东西,“瞧瞧,你居然会和海妖混在一起——自己晦气就算了,可别把妖怪引到镇上!”

“别这样,他毕竟还是个被迷了心智的孩子。”镇子上最最正直的伯伯,少数愿意关心他的人露出了一脸属于成年人的豁达宽容,一把将小绝拉了过来。等到他来得及在趔趄之后回过头,身旁已经传来了尖锐的破空之声,危险地擦过他的耳边。

“嘶……”

闻香识把一支弩箭从手臂上拔下来,冰蓝色的血液顺着指尖慢慢渗进沙滩,还没等他把那根木棍扔掉,更多的鱼叉和武器已经对准了他。

“别——!”

小绝挣脱了人群冲过来。仓促间他只来得及揽住闻香识的脖颈,随后伴随着长箭破空的锐响,在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从腹部传来被贯穿的剧痛。

但他只是像感觉不到一样死死地收紧了手臂,抱着闻香识一起从礁石上翻了下去,直直坠进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那片海,只留下了海面上飘散开的猩红。

冰冷和失血迅速夺走了他的神志。朦胧间他只能听见闻香识担忧的声音。

海水让一切都显得寂静。那个熟悉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晰。

——小绝,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愿意啊,我当然愿意。……这是什么蠢问题?

——即使放弃你的身份?放弃你的族群?

笨蛋,那里从来不是我的亲人和归宿…………

小绝感到了闻香识的嘴唇。他正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吻着他,一边带他潜向深海。

下颌边传来尖锐的疼,他知道自己正在生长出可以在水下呼吸的暗腮。但这根本比不上双腿间撕裂般的痛苦,像是那里根本不是要合成鱼尾,而是要将血肉重新生长一遍。

但小绝满足得不得了。

那些疼痛都只是一时而已……他知道自己得到了闻香识的承认,会分享人鱼的寿命,成为他值得骄傲并永远忠诚的伴侣。他可以留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并且再也不会有旁人的厌恶和白眼,不会有那些让他痛苦的东西。

相比之下这些根本不算什么了。

小绝忐忑不安地睁开眼,面对着闻香识温柔的表情。对方正安抚性地小心抚摸着他新生的脆弱鱼尾,眼里满是担忧和爱意。

“不要后悔啊。”

“当然不会。”小绝将自己的身体贴近了闻香识的胸膛,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无比认真地直视着他亮晶晶的眼睛。

END

————————————————

这里需要补一下设定……

人鱼的寿命远大于人类,大概是五六百年那样。在爱上人类后一般会有两种相处方式,一种是与人类建立联系,放弃自己多出的寿命但形态不变。另一种是在人类同意后一起作为人鱼生活,与之分享寿命。

所以说,这里麦爷是选项一,闻香是选项二。

陆散那边不跨物种,没问题。


这个系列暂时码到这里……后续?大概有吧,毕竟lof主炖肉狂魔hhh

求个留言ww


评论(27)
热度(84)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