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X-Men】【EC】秋千和时间(NC-17,秋千H,PWP一发完)

梗来自于[天启]里教授对小队长那句“我小的时候还在那棵树下荡过秋千,那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一棵树”。又名《为什么Scott劈倒的树上没有秋千》。脑洞大堵不上,ooc和BUG勿怪。

时间轴为第一战(沙滩离婚)之前,同居在宅子里的蜜月期。青春无敌还没瘫的小教授和没有暴露本性的宠妻狂魔万。

甜文哦耶w

以下正文

————————————————

“看那里,Erik。那片不平整的草地,我小的时候还曾计划在那里搭一座……雕像?至于湖边那棵小树,它可是我十岁那年随手插在草地里的小树枝,现在已经这么高了……”

他们并肩走在大宅后的湖畔,Charles站在他身旁,随手指给他看路过的景物上那些不引人注目的细节。

而每次到这个时候,Erik Lehnsherr才会真正意识到,自己身处的这所大得不可思议的庭院,这些古老美丽的树木、大宅和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地和树林——统统属于自己身边这个睿智富有的年轻人,他的Charles Xavier。

——总是带着不切实际的希望,对所有事情抱有最积极的幻想。以孩子般的热情提供出了自己令人羡睐的一切,仅仅为了帮他复仇就把自己卷入一场毫不相干的战斗。

他的Charles。

“……Raven还曾在那棵树下埋葬过一只小鸟的尸体……Erik?”Charles发现了他的怔神,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清澈见底的湛蓝瞳孔闪烁着真诚的关切,“你还好吗,我的朋友?”

“没什么。”Erik出神地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他的目光落在Charles垂落在脸侧的短发上,看着柔软的浅色发卷在阳光下流淌着一层金色的光,映衬着对方玫瑰色泽的嘴唇。

——你真漂亮。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但Charles似乎感觉到了。不是心电感应,而是Erik一直不肯轻信的所谓默契。Charles了然地勾起唇角,不以为意地再次指向湖对岸:“看那里,Erik。那棵树可是我的祖父栽下的,我小的时候还在那里荡过秋千——哦,看来它还在。”

他有些兴奋地看着那棵高大的树木,表情像是找到了玩具的孩子。Erik不以为意地任由对方带着自己绕过去,站在那棵树下,看着Charles跃跃欲试地上下打量那架秋千。

那是最普通的秋千,几乎算得上是仅由两根铁索和一块木板随意拼成的手工品。由于时间的流逝那块木板甚至有些轻微的开裂,晃悠悠地挂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

对于Erik所谓的童年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欢乐,更别说是荡秋千这种颇具闲情逸致的娱乐项目。他用陌生且略带不屑的目光看着它,不过还是在Charles带着孩子气的表情爬上那块木板后配合地走过去,推着对方的腰荡起弧度。

“你可要谅解我的兴趣,我的朋友。要知道我可是很多年没有玩过这个了。想想看,上一次玩这个的时候我的脚还碰不到地面呢。”Charles双手紧握着铁索,微微蜷起双腿,表情是全然的放松和愉快。他满足地眯起眼,随着Erik有一下没一下的施力而越荡越高,身上的衬衫衣摆随之扬起了弧度。那宽松的布料在离开皮肤表面后几乎什么都遮不住,加上Charles身体角度的变化,Erik每一次都能将那截白皙的腰肢毫无遮拦地尽收眼底。

那衣角似乎越扬越高,渐渐清晰地露出脊柱的凹陷,随着变幻的阳光晕出明暗交织的诱人光泽。Erik眼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终于他完全停下了手掌的力量,一边看着Charles飞扬的短发,一边默默回味刚刚隔着布料所感受到的柔软皮肤。

“Erik?”对方突兀停下的动作让Charles有些迷惑。他抓紧铁索,在身体的上下摆动中偏过头看着自己的朋友,“怎么了?”

点我上车

END

————————————————

秋千是个好地方呢

心疼树心疼秋千心疼教授,小队长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hhhh

求个留言w

甲鱼的肉文归档

评论(7)
热度(109)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