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墙头众多的污甲鱼。主实况RPS相关、部分欧美(主HP、Marvel相关)。口味混乱无雷点,不掐cp大多通吃。不定期高频率炖肉!日常状态下每周末更新。
 

【陆散】字里行间(第三章)(长,双世界线)

前两章请戳我空间w

接下来一段是过渡情节所以顺便刷一下其他cp(。ì _ í。)

以下正文

————————————————



是不是当什么人牢牢地钉死在你的视线中央时,就意味着你的生命中不再只是你自己,即使这场梦境从头至尾也可能只是一个人的故事。

陆之遥曾经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但并没有苛求自己寻找答案,他不愿意一个太过深奥且悲哀的念头整日在脑袋里打转。

自从肖尧那一次由于一个简单的表情而转身就逃……没错,逃,陆之遥坚定地判断出那个动作惊吓远多于其他的情绪。从那天起,他就承包了寝室唯一的一面镜子,摆出各种表情角度,并将这样的日常练习顺延至非公共场合的各个地方。甚至于,皮战某天午睡醒来时发现自己床边搁着一张僵硬的大脸,然后一拳打了过去。

他想也许自己真的是个看似性格随意口才优秀,却又不善表达最真实情感的人,总是无法将内心的渴望完整地传递给他,不管两人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有多少次擦身而过。而几乎每次肖尧对着他报以以往的随意姿态并打招呼时,他总是微笑着望回去……然后人就跑了。

“你怪不得人家肖尧啊,你想想看,就你这一整天把自己搞到脸部肌肉重度僵硬,笑得比哭还难看,人家没有直接给你一拳就好了行吗。”皮战悠哉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陆之遥,表情颇有些嘲讽。

陆之遥愤愤地揉着自己的脸瞪回去:“我乐意!卧槽皮你下手太重了吧,这都一整天了还肿着呢。你还好意思说,要是肖尧跟你似的,我这脸还不得……”

“行了行了ladylu你那明明是胖的。”皮战拿出手机瞄了一眼,干脆利落地拽着陆之遥站起来,“走走走,正好大当家那边又缺人手,你也该看看正常的恋爱是怎么谈的了。”


哪位前辈说过来着?B大教学南楼自从这几尊神来了之后就从来没有再太平过。

比如,办公室位于顶层的齐美老师总是抱怨说会听见一阵音调高昂节奏感极强的大笑和紧随其后的巴掌声。

于是齐美老师又在思考要不要真的冲着那两个学生丢一箱子番茄下去了。

“所以,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正常的恋爱?”陆之遥惶恐地指着王莫脸上鲜明的巴掌印和越发愉悦的表情。

“呃……”皮战见惯不怪地调整回了五官的位置,“这俩你还不清楚,哪个算正常人。哎R哥,石迩和麦爷呢?”

“啊?”高个子的青年抬起头,手还依旧放在比他低了将近一头的王莫头顶各种蹂躏,“回他们寝室了啊……想想看麦扣的领子都被扯成那个样子了,你总不能指望他们在这里干羞羞的事情,是吧?”

“……那这剩下的东西?”

“爱干你干。要我说,管他去死,那都是石迩的活。”

皮战扯着陆之遥果断扭头就走:“算了,今天这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带你来的。还是回去吧。”

陆之遥被皮战扯着袖子,还是在转过拐角前回头看了一眼——Ryu拿着一块浸过水的手帕,轻佻却不失温柔地拂过王莫脸上已经淡下去的淤痕。

前面的皮战还在叨叨:“这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的得瑟……老陆,你也别那么怂好不好……”

陆之遥不得不承认,皮战是对的。就算对方再迟钝,如果他可以再迈出一步,或许真的会不一样。

随便在哪里单独堵住那个傻蛋……明天吗?

陆之遥微微地眯起了眼。

一个人的路永远在自己脚下。所以……所谓,没有努力的机会?不,机会是用来寻找和创造的。他会再一次试验自己的微笑的含义,在那个人无处可逃时。

                  发布者:lou

                 发布时间:23:42


『也许肖尧的确迟钝,也许他的做法无意中非常伤人,但他迷茫的脚步一定会流露出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某种心情。希望作者你笔下的陆之遥能注意到这一点,试着去体会一下肖尧。还有,我喜欢你描写的他温柔真诚的笑,真的很喜欢。』

陆夫人读着文章后的留言,不可抑制地笑出了声。这一定是个非常喜欢“肖尧”的读者留下的,多半还是个散人粉。但他看了之后心情的确好了很多。而对于那段有关笑容的,原本是近乎于泄愤般的描写,那些怒气与哀怨也消去了不少。不过这显然不全是那条有趣的留言的功劳。一小时前,他接到了散人的电话。他原本以为散人绝对不会为打个长途而多花几块钱来着。

“我去夫人你能不能不要把我说的那么没出息……我家断网了啊,流量也用完了你让我怎么上QQ。”电话那头散人的声音满满的都是哀怨。

陆夫人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你爸妈的流量呢?楼下网吧呢?散人你啥时候舍得溜乐乐舍不得下楼走几步了……”

“去你的,哎你明知道长途贵还在这瞎扯……说正经的,你下周不是要去上海吗,正好我也要去那边一趟。再去一次欢乐谷吧。”

陆夫人愣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没想到散人主动打电话过来,居然是……一个邀约?“上海那一大帮子人呢你非要叫我啊,再说你那天直播不是说了吗下次去上海要找优瓦夏……”

“这都哪跟哪啊,我和小绝他们又不熟,这不刚好你也去吗。再说了,”散人的声音透着股随意,“我也约到了优瓦夏啊,这可是他第一次露面,我怕尴尬所以把你也叫上嘛。”

“哦,这样……那你随便安排吧。”

陆夫人并没有生气……只是挂电话的时候手滑了,声音响了一些。

他想他明白散人的意思,有一个自己的熟人总比单独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好。咱也不能干涉别人的朋友圈是不是,就当帮傻蛋个忙。

估计他也会跟优瓦夏说一声自己也去……

如果优瓦夏觉得不想让自己见,推说不来就好了……

陆夫人仰躺在床上盯着被电脑屏幕的光打的发亮的天花板,闭上了眼睛。


TBC

————————————————

其实被别人家秀恩爱什么的果然是极不靠谱的2333

话说约约约啦!然而我对魔都一点都不熟!

下周末继续更新

求留言w


评论(8)
热度(29)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