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型摸鱼选手。FOB/神奇陆夫人/EzraMiller。喜新不厌旧。

微博@八尾甲鱼。欢迎找我玩♡
 

【P陆P】第三十九天,和明天

清水向正经文。换了一种风格,希望不会太走形。

自己来说比较满意的作品,希望喜欢。

以下正文

 ————————————————

01

随着夜色的褪去,明亮的晨光从半掩的窗帘间射进来,照亮了安静的房间。炎炎夏日,即使是清晨的阳光也带着温度,将眼皮晒得发烫。

他从床上翻身坐起来,带着未褪的睡意茫然着打量身处的房间。他总觉得似乎缺了点什么,于是本能地看向身边——床另一侧的男人早已由于他的动作而惊醒,正对着他的目光挑起一侧的唇角,露出一个清浅而淡漠的微笑:“早上好。”

他条件反射地点点头作为回应,愣了两秒后想起了自己要问的问题:“你是谁?”

男人似乎对于他的疑问并不意外,只是惬意地翻了个身,脸上的笑容略微隐去了一些:“我叫Pi。”

皮?他点点头,但似乎还觉得哪里不太对,思考了一会儿后再次开口:“那我呢?我叫什么?”

“你叫陆夫人。”男人轻轻侧过脸,直视着他的眼神无比认真,“神奇陆夫人。”

调在自动档的空调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扇叶,轻柔的凉风抚过男人稍长的刘海,带起一阵细小的摆动。

 

02

直到坐在了饭桌边,陆夫人还是没能想明白,为何自己的大脑里空白一片。他之前在被塞进卫生间刷牙洗脸的时候问过Pi这个问题,但对方似乎并不准备回答,只是把冒着热气的毛巾拍在他脸上:“你洗着,我去弄一下早饭。”表情十分平静,看不出丝毫波动的痕迹。

陆夫人一边捏着勺子向嘴里送一边出神。小锅熬煮的皮蛋瘦肉粥甜咸刚好,从粥面上漂浮的青菜到混在米中的肉丁,无一不是切得大小合适,便于入口,像是制作者对于他连自己都不清楚的口味了解多年。桌子对面一直在低头喝粥的Pi终于看了他一眼,眼神波澜不惊,如同早已习惯了他拎着餐具困惑的样子,只是语气温柔地开口:“快点喝。一会儿还要去参加大当家的婚礼,别晚了。

“哦……”陆夫人有点想问Pi口中的“大当家”是谁,但对方平静的表情让他有点说不出口,于是硬生生地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粥在这么一会儿时间里已经有些凉了。一颗饱满的米粒黏在舌尖,随着下一口温热的米汤滑进了胃里。

 

03

到家的时候已近晚上九点。陆夫人本来被拉着要求再参加一轮酒局,但那些人在Pi锐利的目光下还是纷纷撒了手,任由他被领回家。

回来的出租车上陆夫人也没少抱怨室外炎热的温度和自己满身的汗水,但Pi只是坐在一旁不说话。而当他每一次感觉到身边炽热的目光时,扭过头看到的却只是对方的后脑勺,一缕发丝还因转头时过大的动作而摇摆不定。下一个路口陆夫人终于借着照进车内的路灯看清了Pi扭向窗外的脸,眼睫下的阴影一片落寞,透着近乎绝望的悲伤。

他寡薄得近乎白纸的记忆依旧是一片空白,身体难得记住的本能和习惯之一却是亲近身边的这个男人。却也正是因此,他越发想要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了多少东西,会让这个坚强的男人在阴影中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

Pi口中的“大当家”是个高大随性的男人,身上的西服被礼堂中的囍字映得泛着亮光,只不过陆夫人依旧在大脑中找不到对方的影子。那个人搭着Pi像兄弟般爽朗地大笑,对着他却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婚礼上似乎不少人都认识他,不时有人跑过来冲着他激动地说“好久不见”或者问他这么长时间去了哪里,只不过大多都在他手忙脚乱地想好回答之前被Pi挡了回去。他只记得一个身材修长的半大小子,注视着那对新人时孩子般的兴奋笑容,在看到他后一瞬间变得失了色,差点就要落下泪来。

那小子绝对知道什么……陆夫人这样想着的时候,思绪却被落在眼前高大的阴影打断。

“快十点了,夫人你困吗?”Pi已经换上了一身居家服,从宽松的领口露出线条分明的脖颈和锁骨。在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对方熟练地拎着他的手腕向书房走,“那来,打游戏。”

打游戏……?

那个坐在显示屏前十指翻飞的背影,和脑海中残存的什么东西重叠在了一起。

就像是他曾长时间地坐在这个位置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注视着什么人。

Pi迎着他的目光回过了头,脸部的线条被显示屏闪烁的光映出了柔和的轮廓:“来夫人,我带你玩法鹰。”

 

04

被夏阳炙烤了一天的大地终于在月光的抚慰下慢慢降下了温度,空调自动挡的开关也随之变得不那么热情,有一阵没一阵地向外送着冷风。

陆夫人不情不愿地被Pi按到了床上。不过纵使他还想再熬会儿夜,在外热闹了一天的倦意还是在沾上枕头的那一刻奋力反扑了上来。他努力张大了将要合上的眼皮,挣扎着在睡意的笼罩下对着Pi开口:“皮你够了啊,一天了到现在也没告诉我咱俩到底啥关系……”

Pi安静地看着他,拍了拍他的额头:“明天告诉你,记得问我。”

“哦……还有,明天教我玩秩序之光……”

“嗯。”

陆夫人在沉入睡梦之前,看到的是Pi眼中难以读懂的神情。Pi背对着窗外明亮的月光,脸上一片阴影,看不清表情。

 

05

暖融融的晨光从半掩的窗帘照进来,将被褥晒出了阳光的香甜味道。

今天Pi是先醒的那个。但他没折腾出什么动静,只是静静地看着身边陆夫人的睡颜,直到对方迎着自己的目光醒来。

陆夫人的眼里睡意未褪,迷蒙地坐起身环视着房间发了会儿愣,然后想起什么似的茫然看着他:“你是谁?”

他迎着对方的目光挑起一侧的唇角,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早上好。我叫Pi。”

END

————————————————

总之,就是这样一篇东西……希望自己表达得够清楚。

求个留言w


评论(33)
热度(40)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