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型摸鱼选手。
 

【cp乱炖】高中宿舍三十题(1~10)

实况主相关,既然是cp乱炖就不光有平时比较顺手的cp,包括谜岚、奇茄什么的都有尝试。
下次试一下峰骚和妹子们w
总之就是常见的三十题系列,纯糖段子,希望吃的开心
以下正文
——————————————
1.「找不到的洗发水」
“散——人——”
“啊这儿这儿……我去你干嘛头发还湿着呢!回去回去回去……”散人把陆夫人推回水池边,看着那头短毛沾了水后七仰八叉地歪成几堆,“嘛啊急成这样……”嘴里说着,手上毫不留情地把那颗脑袋按回到水盆里。
“洗发水用完了……你还说,还不是你小公举上次用了那么多!”陆夫人的头在他手里动了动,湿漉漉的头发蹭得他手心一阵发痒。他收回手随意在陆夫人背上抹了一把:“行你别动我给你找找,诶呦我去水滴得到处都是……乱晃嘛啊。”散人抱怨着走到陆夫人桌子边,不过那张整洁得和自己的桌子毫无相似度的桌子让他一阵无从下手。
“桌角啊……”陆夫人的声音从阳台飘过来。
“桌角?”
“那个小管子。上次多拿了瓶试用装。”
散人在瞄了三眼桌子的各个计较旮旯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试用装……?夫人,你说的不会是……那个特小的细长管吧?”
“啊对,快快快拿过来。诶呦喂我老人家的颈椎撑不住啦!”
散人完全无视了阳台上到处乱飘的怨气,眼神直愣愣地盯着桌上那个偶然被自己“临幸”过的空角落:“那个是洗发水的话……那,我早上拿来挤在牙刷上的是嘛……”

2.「一起洗衣服」
“人兽!有病吧你内裤也要我给你洗?!”
“诶诶诶……”道长靠在墙边玩手机,侧身接住魔王丢过来的自己的贴身衣物,“可是你猜拳输了嘛。”
“靠!但是这玩意过分啊!”魔王湿着手把一脸得瑟的道长拖过来,翻了翻自己的盆子又拎出来两只相貌扭曲的袜子,无比嫌弃地甩到旁边,“快快快,行了啊一起洗。喂你别磨叽啊,下午第一节数学课!”
“行吧行吧我洗就我洗,”道长慢悠悠地把手机塞回口袋,盯着手里自己内裤上的不明液体,恶劣地递到魔王鼻子底下,“不过不过,魔王宝贝~我记得,这可是你昨天晚上弄的吧?”

3.停水
Mike在第三声响后拉开了门:“夫人?”
门口的人不好意思地推了下眼镜:“麦克啊,你们这边也停水了吧?嗯,有多接的没?散人那边说要洗水果……啊我知道麦爷你一定有plan b……”
“夫人别立flag了你……”Mike无奈地让开身子一指阳台,“有到是有,说起来你也不是第一个来找我借的,是吧。不过……呃,自己看吧。”
阳台上的12赤着上半身,把仅剩的一盆水抱在胸口,一脸视死如归:“这可是麦扣打的水啊!谁敢抢!啊?!我要和它同归于尽!”喊着就把水盆举起来作势要往自己身上泼。
陆夫人看了眼已经默默捂脸的Mike。
……没救了这位。

4.「忘了早上轮到谁做值日」
老番茄艰难地支起上半身看了眼表,估摸着还能眯个四五分钟,又决然地倒了回去。闭上眼前还不忘把床头自己的裤子朝着对面甩了过去:“别睡了……今天你值日……”
对床高瘦的青年窝在被子里蠕动了两下,堪堪将自己引以为傲的脸埋在被子里躲过了攻击,声音闷在棉花下面:“明明该你值……”
然而对方已经两眼一闭,不等话音传到就迷糊了过去。
奇美拉摸索着伸出一只手,把那条可怜的裤子团进被窝,直接当成某人抱在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满意地把自己整个埋起来。
值日什么的……?管它去死。

5.「“说好的早上叫我起床呢?!”」
“诶夫人你就留我嘛~你看散人今天又不在对不对……”
“别闹你快回去,你们那边查寝了咋办,就高一查的严啊,别作死!”陆夫人挣扎着试图把某背部挂件整个扯下来,当然同时也不忘一遍遍地在心里痛骂这个不知死活只会倒贴的倒霉孩子。
“哎呀奶茶会帮我顶掉的啦……陆麻麻陆麻麻~”小绝索性把自己整个黏在陆夫人身上,接着臂长的优势愣是打死也不松手,“你看你看,我明天早上还可以叫你起床啊对不对~”
“别闹快回去……呃等等,你说,叫起床……”陆夫人扒拉小绝的手停顿下来,目光飘向了一旁在一天前不堪flag之力寿终正寝的闹钟。
散人不在,自己又是夜党……像今天早上被班主任堵在门口痛批一节课的经历,实在是不想再有了……
“那……好吧,你别捣乱啊。”
“好好好!”小绝笑得连脸上的褶子都出了一层,“明天一定按时叫夫人的啦!”

第二天早上……小绝顶着满头的包,向奶茶抱怨说陆夫人的寝室flag力场太强。而至于轻易出卖信任的某人,直到室友外宿归来,还在捣鼓那份五千字的检查。

6.「下晚自习后去水房打水路过黑漆漆的操场」
“12,你到底想说什么,支吾半天了这都。”
“呃,我只是想问,麦扣……你不是怕黑嘛?”
“啊?没啊,谁跟你说的。”
“……”
“对了12,你那个去水房打水的借口根本不成立,咱们水房就在楼里,所以以后想领人摸黑过操场的话,换个理由。”
“……”
“还有,这个理论真的有问题啊,接机秀安全感什么的是用来泡妹子的啊。以后别再乱信网上的什么恋爱宝典,太没水平……”
“啊——!卧槽麦扣你就不能闭嘴嘛!耻飞了啊!你、你再说……信不信我就在这里办了你,啊?”

7.「分不出是谁的练习册」
“皮,你看眼哪本是你的?”芬达戳了戳旁边人的胳膊,塞过去两个本子后继续埋头在书包里翻翻翻。
Pi盯着两本崭新的封面叹气:“芬达……不是我说你,咱俩一起打了一个暑假的游戏,两本都是白的,分是谁的有什么意义吗……”
“哦,对啊。诶皮,话说回来,明天开学是吧?”
“……我艹。”

8.「周末不用穿校服」
“迷之声你想好,周末不用穿校服,你拿这一堆过来是要搞毛啊?!就、算、你是老师,我周末的衣着也不归你管吧?!”岚少指着床上一堆熟悉的布料,英气的眉毛皱在一起,瞪着面前淡然的男人不满得快要跳脚。
然而那些抱怨完全没有进入谜之声的关注范围。他伏在床边扒拉半天,拖出来一条被压在柜子下面不知道多久的制服裙,顺便转身的时候把椅背上那条被洗得发白的校服裤扔得老远。
“我知道今天是周末,所以才想看你穿群款啊。而且周末的话,就只有我会看到了不是吗。”

9.「周六晚上回家还是周日早上回家」
“啊夫人你想和我一起走?这不归我决定啊,你去问问麦扣,看他周六晚上愿意让我干几次……”

10.「在自己看书的时候唱民歌」
“浏阳~河~~~”高扬的嗓音突然炸开,其突兀程度直接给几个没回寝室留在教室摸鱼的人集体加了个buff。
尼玛谁家炸了!!!
原本趴在桌子上背英语背得昏昏欲睡的芬达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惊恐下被放大了几倍的眼睛迅速扫过教室。
“别看了……那儿呢。”后桌的铃铛敲了敲他的背,吐出几个字后痛苦地把自己的头埋在了一堆卷子下面。
芬达在转过头看见散人的三秒后,悲伤地捏断了一根笔。
所以说,你个理科班的来我们教室就是为了一边写物理一边飙歌是吧?文科班人少所以唱得舒爽是吧?你是怎么做到手里算着电功率的同时捏着嗓子唱民歌的……
喂喂喂夫人你能不能管管——啊不不我收回刚刚的话你别跟着唱啊好不好……
“咣!”
芬达僵硬地回头,不岀所料地看见教室角落里那个正在补觉的某战神,拎着凳子站了起来,感觉到莫大的心累——
皮我真的不想阻止你……但咱能不能把口水擦擦再上啊?太没气势了喂!
TBC
————————————————
啊啊脑补的好开心
剩下的什么时候能出来呢……
求留言求支持w

评论(24)
热度(248)
© 八尾甲鱼 | Powered by LOFTER